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是么?那老夫倒要看看你们是何方神圣,竟然连我这个城主都不放在眼里。敢欺负我侄子,你们是不是想死?”独孤山刚才感觉到一股绝强的精神力,便赶过来看看,没想道遇到了一帮口出狂言之辈。

     刚进一门他就将自己武师后期的气势完完全全的散发出来,想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在场的除了几个女生以外没有一个人变脸色,全都是游刃有余,淡然处之。

     “怎么?老夫就是没将你放在眼里,就凭你区区一个武师后期也敢威胁老夫?”徐峰会长满脸的不屑,十分霸气的说道。

     会长一点气势都没有散发出来,但却给人一种无边的压迫,这是一种久在高位上位者的压迫。

     “连修为都不敢释放的无胆鼠辈,看本城主不将你浮诛!”说着城主一声暴喝直接冲着徐峰冲了过来,但中途却又向着一位女性长老杀去。柿子找软的捏,杀人当然先杀好杀的了,娘们们一般都是最好杀的。

     徐峰被这么一说气急而笑,一身修为瞬间爆发而出。人武师的强大压迫力直接使得城主脸色大变,转身向外跑去,他这才知道他踢到铁板了,只要跑到城主府碍于圣元王朝的面子他就能苟活一命。

     此时的胖子掌柜早就吓傻了浑身颤抖,差点大小便失禁,自己心目中战神一般的舅舅竟然被人吓的转身就跑!

     “想走?!给我留下!束神锁!”徐峰一声暴喝,一道光芒自神宫飞出,化为锁链向着城主逃跑的方向追去。

     徐峰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要不然他绝对不会杀鸡用牛刀,平时对付这种武师后期他随便几招就可以了。但这一次他上来就动用了自己最强的灵纹术之一的束神锁,显然是要将这个狗屁城主生擒而下,要是让他跑回城主府肯定要费一番手脚,他要做的就是在他回城主府之前截住他。

     城主一脸慌张的看着自己身后越追越近的光锁,他必须要赶快到城主府,要不然他就彻底完了!只有截住城主府的大阵才能拖延住这位大能。可这短短十几里的距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仿若天堑,他绝对跑不回去了。

     “不!”

     城主一声哀嚎,直接被赶上的束神锁捆成了粽子,一点也动弹不得。

     客栈里的徐峰感受到城主被擒,直接控制束神锁飞了回来落在了地上。

     众人一脸同情的看着地上被五花大绑的城主,惹谁不好非得惹徐峰会长,看出事了吧?不作不会死啊!

     “放了本城主,本城主可是王朝封疆大使认命的,你们伤了我就等于打了王朝的脸!王朝军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城主独孤山满脸狰狞的威胁道。他说的话有些水分,只有在城主府里他受到攻击才算是打王朝的脸,其余的地方都是不算数的。

     “啪!”

     徐峰会长的巴掌重重的打在了独孤山的脸上:“有屁用!你现在直接挑衅了灵纹师公会的威严,你将要面对灵纹师公会的怒火!区区一个王朝封疆大使能保的住你?”

     “那位封疆大使叫什么?”林薇冷冷的看了独孤山一眼开口道。

     独孤山一听灵纹师公会,心里便彻底慌乱,这一次他惹大祸了,恐怕封疆大使也保不住他了。

     “封疆大使李存户大人!”独孤山满脸恐慌的说道,他期盼着提到这位大人的名字能让他们感到害怕,这样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李存户?好,现在他不是封疆大使了。”林薇公主淡淡的说道。她最为一朝公主,对于封疆大使的认命和撤职她还是十分有话语权的,要是她在向父皇说几句好话让他开心,让这李存户发配边关都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真的是什么狗屁东西都能当个官来作威作福,那李存户眼睛也是瞎了,能让你来当他的狗腿子。”秦昊出声道。

     能让这种放纵自己侄子作威作福的人当城主的,定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徐峰等人心里决定等什么时候参他一本,让他离职查办回家看孩子。

     “你们怎么可以侮辱李存户大人!就算是灵纹师公会的人也不能如此以下犯上,他可是圣上钦点封疆大使!”独孤山大声的喊了出来。

     “本公主不仅侮辱他了,明天还要将他发配边关,他又能怎么样?你说的好,以下犯上,本公主就要告他在以下犯上!”林薇公主很是威严的说道。

     “什么!公主!”独孤山此时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圣元王朝冒犯了公主那几乎如同死罪啊!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下官真的不知道您是公主啊!”独孤山连忙跪在地上,不断的求饶道。

     “这人怎么处理?”秦昊看了一眼林薇公主,在她的地盘上还是听她的好一些。

     “杀了吧。”林薇公主淡淡的说道。这种人让他活在世上也只是个祸害,浪费空气粮食的畜生罢了,还不如杀了为民除害。

     “知道了。”秦昊点了点头。

     “就凭你们几个小辈也妄想杀了老子?回去再炼个几年吧!”此时的独孤山近乎癫狂,在他眼里能够杀了他的只有那位人武师强者,其他人全都不是其一合之敌。他下意识的将那股精神力的拥有者当成了徐峰会长,而不是秦昊。

     他自信,以自己武师后期的肉体防御就算是一般的武师初期都别想伤着他,更别说眼前这几个娃娃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秦昊手持金灵枪一枪扎入了独孤山的心脏,掏了掏耳朵,假装听不清的说道。一个被限制住手脚的武师后期根本就让他抬不起兴趣,杀了他和杀猪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这……怎么可能?!”

     独孤山胸口淌血,眼睛里逐渐的失去了神色,说出了最后的遗言,气绝身亡。

     “这就是你的遗言么?真是可悲啊。”秦昊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尸体,淡淡的说道。

     众人一脸敬畏的看着秦昊,秦昊和会长一样,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惹了谁都不能惹这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