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强买强卖的悲催胖子
    “悦来客栈”是城东头唯一一间在晚上依旧营业的客栈,此时客栈外有着数十道人影不断的接近。

     “这便是那间老板心特别黑的客栈么?”林薇看着眼前的悦来客栈微微发愣。

     眼前的客栈,高三层,房檐雕梁画栋,木柱雕花漆红,半开半掩的门上钉头磷磷,显得极其富丽堂皇。客栈里有一小院,院里绿树葱葱,静谧而安宁。

     “要是老先生没有说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件悦来客栈了。”会长徐峰缓缓的出声道。眼前的这间客栈在外面看还算说的过去,就是不知道里边怎么样了。

     “咱们进去看看吧。”秦昊出声道。

     说罢,秦昊等人便陆陆续续的进入了客栈。一入客栈,秦昊等人直接愣在了原地。眼前那破败的景象,满地的油污,老旧的装饰,瘸腿的桌椅,甚至地上还有几只破碎的碗。客栈内的破败和客栈外的富丽堂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柜台前那满脸褶皱穿着华丽的胖子见来了客人立马来了精神,被额头和脸颊肥肉夹住的小眼顿时精光直冒,蒲扇般的大手拿起身边的算盘,一脸阿谀的说道:“客官们是住店还是吃饭啊?”

     “住店。”会长慢慢的说道。他心里已经有一丝怒气了,这不是欺骗消费者虚假包装么!

     “你们这连个做卫生的小二都没有么?”林薇公主皱了皱眉头,缓缓的道。让她住这样的客栈,这不是再开玩笑么?这样的客栈还比不上睡船舱里,最起码船舱里还有个干净,地方也够大,这里趁什么?

     肥胖的掌柜的哭丧着脸,满脸痛苦的说道:“小店穷啊,实在是雇不起做卫生的小二,整个店里一共就一名厨师、我,还有一名早上洗盘子端盘子的小二。这不,现在店里就还剩胖子和厨师在了。”

     要不是提前知道了这家店的情况,光是胖子掌柜这哭丧的表情还真有可能欺骗过他们。更何况店外的装饰随便扣下来几块都能雇一位店小二,这又怎么会不让人怀疑呢?

     “那店里怎么收费的?”秦昊看了一眼那有些让人憎恨的胖子,出声道。

     “本店做生意童叟无欺,普通房间一金一晚,地字房间五金一晚,天字房间十金一晚。”胖子掌柜拉长声音说道。

     秦昊他们一听,差点没破口大骂,最差的都要一金一晚这个胖子他也真敢要!伽山城那些顶级的客栈也就不过如此罢了,而这里只是区区一个在滁州城都排不上号的小客栈。要知道一枚金币那可是一个普通家庭两三年的收入啊!他们同行四十余人要是都住天字房间都是一笔不小的挑费。

     “你这也真敢要,估计连城主府都不敢这么收费。”许倩满脸怒气的看着掌柜,故意的提到了城主府。她虽然花钱没数,但也不是冤大头,莫名的花这种钱她是怎么也不愿意的。

     “今个我就这么收费,你能拿我怎么样?胖子把话放着了,今个你们住也得住不住也得住。我看你们衣着华贵,应该不缺这点钱吧。”胖子收敛了刚才的阿谀,冷冷的说道。

     秦昊慵懒的扫了胖子一眼,开口道:“这么说你要强买强卖了?”

     在刚走进客栈的时候,秦昊就用精神力将整个客栈扫了一遍,发现后厨里有好几个隔间,隔间里满是大汉,看他们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他们恐怕就是胖子掌柜的打手了。先是装出可怜的样子让人同情,等到住房的时候再换副脸色,威胁逼迫,这种肮脏的手段。

     “老子就是要强买强卖,你们今天要是不交出住店的钱,看老子要你们好看的!兄弟们出来见见客人吧!”胖子一脸森然的看着秦昊他们,一脸的肥肉几乎都皱到一起。

     随着胖子的一声令下,几十个大汉从厨房里鱼贯而出,满脸狰狞的看着秦昊等人。图穷匕见,胖子的威胁人的手段总算显露了出来。

     秦昊掏了掏耳朵,无精打采的看着那些满脸狰狞的大汉,淡淡的说道:“还有没有了?都一块叫出来吧,现在这世道会点三脚猫功夫的人都能威胁人了。”

     这时候,银雪从秦昊怀里钻了出来,一脸不满的看着秦昊。

     猫奴,有你这么侮辱你喵主子的同类的么?!会不会说话啊!他们这些辣鸡也能和我们这些可爱的喵相提并论?

     秦昊从银雪那不满的眼神里体会到了它想说的话,连忙摸了摸它的头说道:“口误口误,银雪我可没说你啊。”

     那些大汉一看这青年如此的侮辱人,甚至还在他们面前摆弄猫咪,这简直就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全都一脸愤怒的盯着秦昊,要不是老大没下命令他们早就过来砍秦昊了。

     “呦!还用这眼神看着我?我看你们是想死啊!都给我跪下,手抱着头!”秦昊直接动用了精神力威慑,对付这些战五渣直接用精神力压制是最好的选择,省力省心又省时。

     大汉们头脑中如遭重击,直接便的浑浑噩噩的,根据秦昊的命令缓缓的跪在了地上双手抱头。精神力威慑,只有在使用者远远大于对手的情况下才能使用,面前这些人最高的才是个武者初期根本就谈不上精神力。

     秦昊冷冷的扫了胖子掌柜一眼,森然的说道:“继续说下去,你想要我们怎么好看法?”

     胖子见到自己的手下都像施展定身咒一样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满脸惊恐的说道:“我舅舅是城主,你们要是伤了我,他定然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会长他们一听都乐了,在场的人哪个会怕什么滁州城城主,区区一滁州城的城主,最多也就是个武师后期,在场的能收拾他的就有好几个。

     “我发现你真会逗人,区区一滁州城城主能做什么?他能管到我们头上?”徐峰满脸笑意的看着胖子,这胖子难道是个逗哏么?还带哄人笑的。

     “是么?那老夫倒要看看你们是何方神圣,竟然连我这个城主都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