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底牌尽出(第一更求收藏)
    大约用了半个时辰,秦昊他们才回到了秦府,一进秦府便是有着一大堆人就围了上来。

     “昊儿!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和大哥被韩家那群畜牲围了,真是可恶当我秦家无人么?!”

     在秦昊刚刚踏入大门的一刻,秦家大门的尽头便有着数十道人影赶了过来,为首的就是秦啸林。

     秦啸林一边大喊着一边朝着秦昊这边狂奔而来,目光一扫秦昊身上那些血迹,脸色立马变得阴沉下来,随后一步跨出,连忙在秦昊身上查看了一通,确认没有伤势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怎么会做的那么明目张胆,他韩家是要挑起事端么?”秦啸林脸色阴沉的看着韩家的方向,随后拳头紧握发出咔咔的声音。

     “嗯,二弟别着急,我想那韩家应该是有什么依仗,不然的话光凭他们一个小小的韩家也敢和秦家作对?”秦啸月沉吟了一会缓缓的说道。

     “出手的是韩家的韩雪元,不过他已经死了。”秦昊转过头看着秦家的大门,若无其事的说到。

     “什么!韩雪元?大哥你没事吧?”秦啸林听后脸色一变,双眼看着秦啸月有些紧张的说。

     听到这个名字,不仅是秦啸林脸色大变,甚至连赶来的那些长老都是吃了不小的惊,谁不知道韩雪元时韩家的第二强者,更何况去年他已经步入武师后期,一身实力在场都各位长老都很少能与之匹敌。

     “可恶!那帮畜牲……”秦啸林满脸狰狞的说到。

     “不用担心,我仅仅是用了葬月,还有一堆人站在门口别让人笑话。”秦啸月淡然的说道,随后便是直接朝着秦府大厅走了过去。

     “大哥!你怎么能用葬月?那把武器可是……”秦啸林听后连忙大喊了起来,刚说到一半便连忙闭上了嘴巴,好像怕把什么东西说漏了一般。

     “没关系,我仅仅挥了一剑。”秦啸月无所谓的挥了挥手,便继续向着大厅走去。

     秦昊在旁边听着两人的对话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实不光是秦昊,甚至是在场的大多数张老师都很少知晓葬月的存在。

     “葬月?是大伯手里那把赤红的长剑么……”秦昊在心里嘀咕了几句。

     ……

     大厅里,秦啸林和秦啸月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边,旁边依次是几位权势滔天的长老和秦昊等人。

     “大哥你说什么?!韩雪元那杂碎竟然是昊儿击杀的?”秦啸林满脸震惊的盯着秦昊大声喊道。

     “没错,那时候我一直在观战,韩雪元确实是昊儿击杀的。”秦啸月点了点头,随后肯定的说。

     周围的长老和一些高层人员,听后也都张大着嘴,震惊的望着坐在他们身旁的青年,随后突然间头皮有些发麻,韩雪元那可是武师后期的人物,能够媲美韩家家主的存在,当时他还带了一些人手,这样都死在了秦昊手上,那岂不是说面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已经有着能够匹敌武师后期的战力,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心惊呢?

     “只是那韩雪元有些大意,才让我有机可乘。”被那么多人盯着秦昊免有些尴尬,有些弱弱的说道。

     “晕,就算那韩雪元大意让我来杀我也杀不死他啊!”一位武师初期的秦昊高层有些无语的说道。

     秦昊无辜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嘴巴动了动,但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出来。毕竟他一个武师初期的人能够杀死一个武师后期的武者确实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好儿子,果然没给你爸和你妈丢脸。”秦啸林站起来拍了拍秦昊的肩膀,有些欣慰的说道。

     ……

     “混账!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都给我滚!”

     韩家大厅里,突然有着一道愤怒到极致的咆哮声传了出来,众人听了这道咆哮声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在韩家家主生气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沉默,不然的话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啪!”的一声,韩家家主手中的茶杯突然爆裂开来,瓷器碎片带着茶水直接落在了地上。

     “雪元和秋山带了这么多好手去刺杀秦昊他们,竟然全军覆没!甚至连个全尸都没有!那你们还回来干什么?你们也有脸回来?!”韩远山脸色狰狞,疯狂的咆哮道。

     韩家家主这次死了儿子,换谁谁都不高兴,韩雪元的死是次要,主要还是韩秋山的死,才导致他如此疯癫,毕竟韩秋山是他韩远山唯一的儿子,要是没了这个儿子他也就没有后代了。

     面对暴怒中的韩远山,侥幸回来的几个人满脸的复杂,他们知道,这次就算是他们回来了也难逃一劫,他们想要的只是能以保住他们的妻儿老小。

     “家主大人,属下无能,办事不利,还望家主大人不要伤及属下的老小,属下自当以死谢罪。”回来的几个韩家武者直接跪在的地上,随后每人都是用足了真元朝着头上拍去。

     “啪!”的一声,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头颅应声炸裂,直接倒在了地上。

     韩远山见此冷哼一声,随后直接朝着韩家后院的一个密室走去。他要是追究了这几个人的责任便会失去了韩家的民心,没有了民心他这个韩家家主也就做不成了。就算他愤怒滔天,也很难把责任归咎到他们的身上,毕竟害死他儿子的人是秦昊和那秦啸月。

     “秦家!秦昊,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个仇我迟早要加倍奉还。”韩远山满脸狰狞的说道。

     韩家密室里,一个枯瘦的老者坐在石制的床上闭目养神,看韩远山进来才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愤怒?”老者破铜罗般的声音让人一听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爷爷,秋山死了!被秦家那群畜牲害死了!”韩远山无比愤怒的说到,当然就算他在怎么愤怒也不敢在老者面前喊出来,因为在他面前的是韩家上上代家主,一位早已云游四海的人物。

     正是因为韩家有了这位人物,他们才敢掀起清风古镇的风暴,不然的话就算在多给他韩家几个胆子,也不敢如此的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