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埋伏与反埋伏(第一更求收藏)
    秦昊和秦啸月分离之后,迈着缓缓的步伐,他缓缓的走过了几条街道,在不知不觉中周围的人群也是逐渐的稀少起来。

     当他再次走过一条街道的时候,走动的步伐逐渐的慢了下来,最后慢慢的停了下来,脸上始终挂着的慵懒的神色也是逐渐的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发现靠近中央广场的街道竟然空无一样,甚至连那些本来开着的店面也都关了起来。

     由于交易坊市的召开,清风古镇的人流量达到顶峰,一条平民区的街道都是人山人海的,更别说这条靠近坊市中心的街道了。更何况他来的这条街还是人山人海的,这还没过几个时辰怎么就没人了?

     “嗡!”

     就在秦昊脚步的一刹那,一道极速的破空声,徒然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一道寒光凛凛的箭矢自房屋上如闪电般暴射而出,那瞄准的地方,正是秦昊的心脏。

     突如其来的袭击,也是让秦昊脸色有些凝重,这样凌厉的攻击就算是武师初期都是没办法躲闪的,更何况那致命的箭矢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这样的攻击他用一般的方法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嗡嗡!”

     锋利的箭头泛着一层翠绿的光泽,一股股淡淡的香味使得秦昊头脑瞬间清醒起来,这箭赫然是被涂抹过毒药的,若是被射种的话,恐怕就得当场毙命了。

     秦昊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念头,随后头脑种的神秘力量和全身的真元突然涌动起来,极速的朝着秦昊的眉心处涌去。秦昊感觉到眉心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好像被撕裂开来一样。

     只见秦昊的眉心处突然浮现一道金色的印痕,随后那道金纹竟是缓慢的变得充实起来,逐渐的鼓起,布满了整个眉心,金纹上闪过一道光华,一道道神秘的符文漂浮在秦昊的额头上,然后全部涌进那金色符文里,最后化为一道金色竖瞳,金色瞳目上一股莽荒的气息扑面而来。

     “八极破魔瞳。”

     秦昊轻声说道,话音刚落,原本紧闭的金色瞳孔突然打开一道缝隙,一道凛冽的金光从缝隙中迸发出来,直接打在了拿袭来的弓箭上边。

     “扑哧!”

     那道凛冽的金光仅仅刷了一遍,那道箭矢便化为了乌有,秦昊眉心处的那枚金色瞳孔仅仅发出了一道金光便渐渐的隐去了。

     “呼呼!”等到那瞳孔消失后,秦昊感觉脑子里一阵疼痛,仿佛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不过这种紧急时刻秦昊也顾不了那么多,身形往后激射而出,随后脚掌用力一跺,整个人瞬间腾到了空中。

     在空中,秦昊瞬间便确定了敌人的位置,随后眼里闪过一丝戾色,随后用力甩了甩袖子,几个黑色的飞镖便从袖子里滑了出来。

     看了看那几个人的位置,秦昊手臂用力一甩,一道道寒光便从秦昊手中飞了出去,每道寒光上都是真元涌动,看来都是有着真元加持过的飞镖。

     飞镖如闪电般快速的向着四周的房屋射去,当下几道沉闷的声音逐渐响起,几个手持弓箭的人便从房屋上翻了下来。

     “嘿嘿,竟然是韩家的人。”

     秦昊见到那些人身上的服饰眼里闪过一丝寒冷,随后说话的声音都是变得有些冰冷。他没想到那韩远山竟然恨他到这种地步,竟然埋下如此多的杀手,一眼望去至少还有几十个人埋伏在房顶上。

     “既然你们已经做到这种地步,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秦昊冲着那悄无人烟的街道冷冷的说到。

     就在秦昊刚说完,便有着巴掌响了起来,秦昊的目光望向那声音发出的地方,随后目光逐渐的变得冰冷起来。

     “韩秋山,韩鸣你们俩好大的胆子!”

     当秦昊看到那鼓掌的两人之后,脸色直接变得阴沉起来,杀机毫不掩饰的布满了整双眼,那样可怕的眼神像是冰冷的利刃一般。

     “嘿嘿,秦昊,这把你是插翅难逃了,放心吧等你死后秦家那些人也会来陪伴你的,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的。秦家那些美貌如花的小姐我要先女干后杀,怎么样有没有想把我杀了?

     桀桀,可惜啊,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就是仇人在面前你却杀不了。”韩远山笑了笑,但那笑容里却是满是阴沉,但是秦昊的反应确实让他有些意外,当然仅仅是意外而已,因为在他身边的正是那除了韩家家主之外的最强人,韩雪元。

     要知道那韩雪元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步入武师中期了,现在道什么地步那就很难说了。

     “韩秋山你少用激将法,小爷不吃这一套,还有,没想到韩家还是如此不要脸,对付我一个小辈竟然用了如此阵容,让秦昊真是受宠若惊啊。”秦昊面带嘲讽的冷笑到。

     “放心吧,今天你会葬身于此,对于我们韩家不利的话都没人知道,这次来的可是我们韩家第二强者,别说是你,就算是那秦啸月也是有来无回。”韩秋山满脸狰狞,嘴角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齿,在配上那番威胁的话语,着实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是么?我来也走不了?这种话连那韩雪元都不敢说,你一个小辈也敢说此大话?”韩秋山的话音未落,便有一道充满凌厉杀机的声音响了起来,那道声音无比飘忽,让人捕捉不到。

     “秦啸月?!你不是和秦昊分开走了么?”

     韩远山和韩雪元听道那道后脸色大变,连说话的语气里都带着一丝惊恐,看样子秦啸月跟他们带来的阴影还是不小的。

     “怎么不能是我么?还有谁告诉你们我和秦昊分开走的?你确定那是我?”秦啸月从一间古楼小筑里缓慢的走了出来,像看智障一样看着韩家的两人随后有些玩味的说。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你和秦昊分开走的!不对?!你们竟然敢阴我!”韩秋山听后脸色大变,随后变得有些狐疑起来,到最后脸色直接变的苍白无比。

     “想通了?不是我说,你们韩家的人一个个跟智障一样,还学人玩阴谋,你们玩的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