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去教课吧
    “砰砰!”

     “请进!”

     秦昊慢慢的推开门,看了一眼舒舒服服的躺在躺椅上的东方海,也不知道这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么着急的给他叫过来。

     “秦昊,你来了,来一块躺下。”东方海一看是秦昊,自己人他也就懒得起身了,懒散的指了指旁边的躺椅示意秦昊躺下。

     秦昊也不推脱,直接就躺了下来,整了整衣衫,偏过头看着东方海道:“你这老头倒是会享受,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可不要消遣我,我可记得距离那滁州城交流会还有一个月呢!”

     “哎,女大不中留啊!她竟然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现在公会里人手不够,你有没有兴趣去伽山学院教几节灵纹课?”东方海满脸的唏嘘,最近许倩这孩子越来越粘秦昊了,一提道秦昊比提他这个师傅都来神,真是放火防盗防秦昊啊!

     “不去,我怕误人子弟。”秦昊摇了摇头直接就给否决了,有这时间还不如在家多看看历史呢,伽山城的历史他可是还有半书柜没看完呢!

     “先别这么着急否决,先等我说完,这伽山学院里可有不少你感兴趣的人物,就比如秦轩,这秦轩应该是你家的吧?还有,像许倩,慕婉玲她们可都在伽山学院里。”东方海在说许倩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一下语音,生怕秦昊不知道似的。

     “嗯?”

     秦轩?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原来是他。秦昊听着秦轩这个名字有些追思,这家伙倒也算是他的本家,不过此秦家非彼秦家。秦轩这货所在的秦家可是圣元王朝十大世家之一的秦家,而不是清风古镇的秦家。

     “秦轩,我的确认识他。”秦昊点了点头,东方海这货怕是以为他出自这个秦家了,他也不多做解释,就算解释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

     “这就对了,怎么样,还考虑一下么?”东方海见秦昊的反应更加笃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秦昊搓了搓手,眼里里充斥着金钱的光芒,看了一眼东方海道:“无利不起早,灵纹师公会这么富裕,总不会让我这个平民平白做事吧?”

     就算秦昊不说,灵纹师公会也早就把秦昊的工资准备好了,当下东方海就许诺秦昊一节课一千金币的好处,而且是先付钱后上课。

     回家的路上,秦昊心情大好,兜里多了一千金币又能买许多草药配置药液了,这几天青铜珠的灵液积攒了不少,足够一次药浴所用的了,接下来就是准备药浴的草药了。

     秦昊合计了一下,从陈家那里打劫来的钱在加上授课费,足足有四千多金币,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药材丹药,四千多金币足够秦昊配制一个二品药液了。

     当然他这是无证配药,用死人不偿命的,他也只敢在自己身上使用。

     走了好一会,街上的行人逐渐的拥挤了起来,一座古朴大气的楼阁出现在秦昊的面前,这层楼阁一共有七层,秦昊知道只有前四层是平常人交易用的,剩下的都是贵宾场所。

     看着大门前川流不息的顾客,秦昊都有一种抢劫的冲动,以当地妙仙坊的客流量和敛财能力一天至少收入几万金币,要知道这才是一个二流城市啊。

     楼阁的大门旁摆放着两头怒目金晶威武不凡的石狮子,来往的顾客大多都没看出这石狮子的底细,要知道这俩头狮子可是两件地地道道元器啊!是所有妙仙坊统一配置的,动狮子如同动整个妙仙坊!

     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秦昊把灵纹师公会的供奉袍穿在了身上,这灵纹师公会也是财大气粗,一件供奉袍几乎做的刀枪不入,甚至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拿供奉袍宽大的帽子遮住头部,秦昊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进去,进了大厅,来往的人群大多都多看了秦昊一眼,无他他穿的太特别了。

     当然也有人认出了供奉袍的制式,心道有大人物来了,急忙躲得远远的生怕冲撞了这个大人物惹得一身骚。

     无视众人的眼光,秦昊虎步龙行的走到了柜台前,冲着柜台里的老者平和的说道:“把你们管事的叫出来,我找他有些事情。”

     柜台里的人也是个阅历丰富的老者,自然看出了秦昊身上衣服的端倪,当下道:“您稍后,我就这去请,六子你过来替我看一下。”

     说完老者连忙转身出来走了出去,那个叫六子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长得倒是挺受看,有一种特别的亲和感。小伙一到柜台里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中途还叫了个侍女伺候秦昊。

     “哎,每次都是找人炼制,看来该学一学炼丹了。”秦昊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看了门外有些愣神。

     “我就是这里的管事,不知道找在下何事?”来者一位四五十岁头戴嵌玉金丝帽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大腹便便可谓是富态至极。

     “不知这妙仙坊可否能帮人炼制丹药?”秦昊开门见山,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名叫方项,阁下的要求自然是可以的,只不过贵公会和炼丹师公会那可是亲密无间,供奉为何不找他们,反而找我们呢?”方项露出习惯性的微笑,有些疑问的说道。

     “自然是有特殊要求。”秦昊淡然的回答道。

     方项那小眼睛扫了秦昊好几次,期盼能从秦昊的脸上知道点什么,这就是他常用的察言观色。但秦昊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这可难倒了他。难不成来者是个面瘫?

     “客官请随我来。”既然是特殊要求,那这人多眼杂的地方自然不适合交谈了。

     方项带着秦昊连续上了四楼,将秦昊带到了一件贵宾室里,秦昊作为灵纹师供奉自然是有资格进入贵宾室的。

     一到贵宾室,方项立马叫来侍女为秦昊端上了瓜果茶水,这是礼节自然必不可少。

     方项伸出有些臃肿的大腿盘坐在了一个蒲团上,看了一眼穿着袍子的秦昊道:“供奉,现在您可以说您的要求了。”

     袍子下的秦昊从怀里摸索了一番,拿出了一枚令牌放在了桌子上,语气平缓的道:“这东西你应该认得吧?”

     方项定睛一看,桌子上赫然是一枚灵纹师公会的供奉令牌,当下道:“自然是认得的,这是灵纹师公会的供奉令牌。”

     方项心里有些奇怪,他已经看出了他灵纹师供奉的身份,何必在拿令牌来证明呢?难不成还有人作死得来冒充不成?

     “嗯?灵纹师供奉?咳咳!不好意思拿错了,这一枚才是。”秦昊一看真的拿错了,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下,连忙把桌子上的令牌收了起来,从怀里又掏出了一枚古朴的令牌放在了桌子上。

     这一回轮到方项不淡定了,满脸震惊的看着桌子上的令牌,连忙直起身子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