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战士 下
    “这个世界的人好像有点不一样。”回去的路上,石原心中不停的翻涌着这个古怪的想法。

     他感觉自己被感染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热血在翻滚,同时也有对这个世界的悲凉。

     在一个阳光璀璨的地方,它的阴影也会更加的大,红衣神官的行为比他曾经所见,那些他以往认为无可饶恕,罪恶滔天的人都坏的太多,也强大的太多,超凡的力量让他无所忌惮,让他制造更大的破坏。

     那触目惊心的一幕,让他心冷,也让他有了一丝紧迫感,这个世界并不是他在乌木所感受的这样,现在的安逸,只是部族战士用他们的身躯生生撑起来的。

     “也不知道祭师找到办法没有。”石原看着街道缓缓离去的人群,停下了脚步。

     “乌桑先回去吧。”石原对乌桑嘱咐一声,转道向祭师的院子走去。

     ……

     “祭师你要的东西给你找来了!”乌木首领沉闷的声音响起,将手上布满血迹的布袋放在地上。

     “好。”祭师叹了口气,看着像是从血海中走出来的烈熊,问道“伤的重吗?”

     “没事,小意思而已,多吃几斤肉的事情。”烈熊摇摇头。

     “那其他人呢?都没事吧?”

     “还好,就是没有赶上牛河离开,也没能送他一程。”乌木首领叹道。

     “唉。”祭师闭上眼睛,“都是我对不住你们。”

     “无碍,只是有些遗憾罢了。”乌木首领摇头,“没事我就先走了。”

     “好,注意点身子。”祭师点点头。

     ······

     石原疑惑的看着走远的高大背影,微微有些好奇,之后敲开了祭师的大门。

     这是什么?

     石原好奇的看着屋子正中的血袋。

     这血袋子比石原个子还要大的多,上面染着血,石原自然一进屋子便看到了。

     “你来了也正好,我正要找你呢。”

     就在石原好奇的看着血袋子的时候,祭师的声音响了起来。

     “找到了吗?”石原期待道。

     “找到了。”祭师摇摇头,“也算没找到,祭师和神官差别那还是太大了。”

     “那你说找我?”石原失望道。

     “虽然没找到将你培养成厉害神官的办法,但是至少还是能给你测测天分的。”祭师嘀咕,“毕竟代价这么大,怎么也得保险些先看看吧。”

     虽然曾今见识过石原的能见五气的一幕,但要将一个人送上神通之路实在代价太大,祭师也有点心虚。

     “天分?”石原奇怪。

     “想做神官,自然要天分,否则不是全天下都是神官了。”祭师向看傻瓜一样看着石原。

     “咳咳···”石原噎住,好吧,这个问题是由点二,他有点忐忑道,“那要怎么测试呢。”

     “不难,等会在那听我说看我做便行。”祭师对着石原招招手,让他坐过来。

     石原咬咬牙,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有出息点行不。”祭师无奈,“又不是要你命。”

     “嘿嘿。”石原尴尬的笑了笑,自然不会说自己一贯就是这么害怕考试这类东西的,想当初可是从没及格过·····

     虽然相处不算太长,石原也发现老人家其实挺好的,和老人家开开玩笑缓解下紧张挺好的。

     “你这小孩!”祭师苦笑摇头,“准备了好吗?”

     “没····”

     祭师眼睛一瞪,石原忙换口,“准备好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自从发现祭师除了那神秘的力量,其实就是个普通的老人家,而且人其实也是很好的,石原就总爱和他开开玩笑,许是他特别像那个他来不及尽孝的老人家。

     在看到石原确实准备好后,祭师拿起祭祀刀,郑重道:“等会我念什么你就跟着念,不要犹豫。”

     “好!”石原认真点头,再无轻佻。

     噗!

     祭师在自己身上切开一刀,然后将石原中指刺破,而后将石原的破口按在自己伤口之上。

     轰!

     石原只感觉脑子仿佛在瞬间炸开,让他眼前一片黑暗,随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道色彩在他眼前绽放,流转。那些色彩绚烂而多彩,仿佛无穷无尽,如同那道苍穹之上的璀璨星河,而身处其中的石原和祭师只是那最微不足道的存在。

     “能看到多少种气蕴。”

     石原听到祭师的话,那声音悠远,仿佛穿越了无尽的世界。

     石原转身看去,乍一看却让他感觉有些晃眼。

     只见那一道道气蕴流转,散发神秘韵味,它们各有色彩,又互有牵连,在这浩大之地不断变化,散露无尽色彩。但····石原只认识“赤橙黄绿青蓝紫·····”

     “十种·····”石原不确定道。

     “什么!”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响起。

     “啊··不对是二十种!”石原一惊,这说少了别认为他没有天分啊,气力之路已断的他可受不了这个惊,反正他虽然分不清这些具体色彩,但二十种怎么都有了,不行在加!

     “嗯?”祭师的声音怀疑,大喝道,“到底多少种!”

     石原看着身周分不清的浓郁气蕴,弱弱道:“我也不知道,太多了。”

     远方的声音一滞,许久沉默后,眼前祭师声音再次穿越无尽世界传来,“你仔细看看有何种颜色入我身体。”

     “上为岁星,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

     石原微微疑惑,这声音不像祭师的声音,也不似人声,反倒大地的起诵,有无尽人族众生在祈祷,祝愿加持!

     哗!

     突然,石原看到无尽气蕴之海大乱,好像潮涌,瞬息将祭师淹没,然后石原看到一道青色气蕴大绽,如花开,在眼前绽放。

     石原脸色大变,他清楚的看到这青芒是种在祭师身上的!

     “何色?”

     “祭师这青芒长在你身上的?”石原担忧道。

     祭师和石原二人声音在语歇时同时响起。

     “青色。”祭师声音响起,随即道,“无碍,人族起诵上苍,开神府之门借天地之力,我身为祭祀自然便是这神府之门。”

     “而神官和祭师的不同之处便在这。”祭师借此和石原介绍神官,“祭师是借,神官则是直接越过神府之门在其中偷种神通。”

     “其过称分《生》、《长》、《收》、《藏》四境。”

     “《生》埋入神通种子;《长》神通孕育;《收》已经可以运用神通,条件却很苛刻;《藏》神通容纳入体。”

     “据记载,这四境走过至少得三十年,所以说幼年神官是毫无战斗力的。不过据说神通成就后会在神府之门内留下自己的神通之树,往回若再有领悟,神通之法成就的时间将会缩短很多。”

     “听清楚了吗?”祭师道。

     “听清楚了。”石原认真听完,但更是担忧,“但是你如此化作神府之门是会受到伤害的吧?”

     祭师唯一沉默,道,“这只是小事尔,你还是仔细分辨接下来的颜色。”

     不给石原开口的机会,祭师道:“应四时上为镇星,是以知病在肉也,其音宫,其数五····”

     “黄色。”石原无奈。

     “其应四时,上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数九,其··”

     “白色。”

     “其应四时,上为辰星,是·······”

     “黑色。”

     祭师脸上的惊喜,所有颜色都与图录记载一般无二,确定石原未曾妄语,那么便说明石原确实看到二十种以上的气蕴。

     世间神通无数,神官偷越神府之门,种无上神通,而要想偷种至少先得找的到地吧,这是神官的门槛,世人千千万万,但能见到这‘良田’者,万里挑一,更勿论那一一入门便能见到多种气蕴的天才了,他们都不能用城来算,而是用国,用时间!

     而石原就能看到这神府之门内,那无尽广阔之良田。

     这天分堪称恐怖!

     “好了,后面我说的话,你跟着我念。”祭师收敛心思,这只是第一道,还有第二道,

     石原凝神,虽然心里还有对祭祀身体的忧虑,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该认真倾听,很快一道肃穆声响起。

     “天气,清净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则日月不明,邪害空窍,阳气者···”

     祭师的声音在石原耳朵听来越来越悠远

     石原虽然惊疑不已,但却很快镇定心声,一句句牢记于心的鸣诵从他嘴中响起。

     一团同样的黑将他包围,他的眼中却仿佛有无尽世界流转,如同万花筒在旋转,就在他感觉晕眩难受指示,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拉起,扯拽进一处旋转的光晕之中。

     “没事吧?”一道清婉却陌生的声音在石原耳边响起。

     石原骤然一惊,睁开双眼时,但当他看到眼前的光景,整个人都呆立在原地了。

     这是一座山崖,远方有群山环绕!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女孩子,带着却是一具怒目圆睁的凶声脸谱,方才的声音便是她发出的。

     远方则站着三个华服少年,一脸桀骜不耐的看着自己。

     “你看他这么大人了,看样子还是第一次入这梦境,这眼睛瞪得,简直就像蛤蟆!”一个红冠及身的少年嘲笑道,“肯定是个废物,何必管他,我们快走吧。”

     “大人?”

     “梦境?”

     石原听到了这少年的话,喃喃自语,随即慌忙看向自己的双手。

     这手宽厚,陌生又熟悉!

     “你没事吧?”清婉的生硬关切道,没有理会红冠已身的少年的话。

     “我没事。”石原定了定神,还有些问题未弄明白,“这是梦境,那这身体?”

     “长辈没与你说?这自然是你自己的模样。”少女有些疑惑,却还是耐心介绍,这人连面具都没带,而且确实是她亲眼见到被拉入这梦境的,且自己带着脸谱,应该不是有歪念。

     “我的意思是这既然是梦境,是不是随便自己想法变化的?”

     “当然不是,你我随在梦中,但却不是在自己梦中,这能做主的也只是自己这身体了。”少女好笑的看着面前天真无邪的大个子,耐心道,“而这身体也不是随便变化的,你应该看到这梦境的真实。”

     少女指了指脚下的山巅,石原依言看去,这时那道讨厌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哈哈,这死青蛙还想当懒蛤蟆不成!随便变,要不变是汪汪叫的小狗?真是笑死我了。”

     石原眼微微一眯,却没理会,他仔细的看向脚下,山边,还有远处隐与云端的山峦,他甚至听到了鸟鸣声。

     然后他听到少女继续道:“所以这身体也自然要真实的才能存在,也就是你自己的身体。”

     “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什么样啊!”石原疑惑,不是很理解。

     “身体秘藏浩瀚如烟,强如战士之道的勇士,也未见能完全参透,而我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不过,神念却是烙印有的。”少女说到这,石原仿佛听到了憧憬的声音。

     “这好像是个隐藏的很深的,有着战斗因子的少女啊!”得到想要消息的石原心情轻松了些,笑道,“听姑娘意思你们都不是战士了?”

     “你这土蛤蟆说什么呢!找死是吧!谁是那穷野蛮黄之地的野人!就他们也配进这梦境!”红冠及身的少年面色冰冷,从一开始他就看石原不耐,一直挑衅,原因不言而喻。

     “自然不是。”少女笑笑,同样未曾打理那个红冠及身的少年。

     “谢谢!”石原突然道,原因有很多。

     霍的,他转身看着那个少年,目光冷冽。

     为什么感觉他那么像那个恶心的红衣神官呢?

     “带红帽子的!”石原一笑,“佛说:有火!”

     “当泄!”

     当泄——

     在这缭绕不觉的回响中,石原一直隐与身后的手伸出。

     怎么那么小?

     一道身影爆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