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祭祀
    待石原回到石屋,天还未亮,但时间也已不早,于是石原也不打算在睡,打算看看身体的不寻常之处。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呢?”石原打量着自己小小的拳头,并未特意之处,但是那股潜藏在身体里的力量却让他感觉那么真切。

     徒然。

     他猛的一拳向前挥去!

     呼~呼!

     只听一阵破风声,可以听出期间蕴含的力量十分惊人,但石原却“啊!”叫了出来。

     揉着肩膀,石原龇牙咧嘴,此刻他万分确定身体蕴藏的力量不是错觉,却也非是他可以运用的,方才只是一拳,便让他有骨头错位的痛苦。

     “看来力气确实大了,但是这身体却还是承受不起啊!”石原脸上露出笑容,虽然疼痛,却证明了这股力量的存在。山中苦困三年无可奈何的经历让他十分渴望获得力量。

     “对了,刚才那场祭祀真是太过匪夷所思,那股掠过身体的感觉又是什么呢?”无奈坐回床上,石原想起祭祀之时掠过身体的气息,唯一沉思,闭上眼仔细感受。

     呼~

     长吐一口气,石原泄气的发现自己根本感觉不来,看着身上的兽衣,石原在想,“要不脱光看看····”

     想了想,“害羞”的石原最后脱衣行为还是没有成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原在屋子胡乱折腾半天,自然毫无所得,不过手臂上的撕裂感却是没有了,且在检查过程中,石原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竟然神奇的几乎消失了。而这时,窗外已见蒙蒙光亮。

     “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石原起身开门。

     打开门,敲门的是乌桑,她依然穿着那身兽皮小袄,全副武装的模样。

     “哇哈哈!走走,该训练了!”乌桑看到石原兴冲冲的,拉着石原不明就里就往外跑。

     “去.....”石原看着小女孩的后脑勺,十分无语,还再组织那练习了半晌的部族语言,但乌桑没给他机会,直接走了,没办法,石原跟着走了去。

     一路上,石原看到是一个迥异与黑夜寂静的繁忙景象,似乎随着日升忽然间天地就活了过来。虽然天才刚亮,但已经有无数人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间,男人、女人、小孩。

     很快了乌桑就把石原带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偌大的练武场,场中三三俩俩的人聚集在一起,或拉弓射箭,或举石练力,还有刀械,不过这些人的动作都十分稚嫩,因为他们都是孩童。

     显然这是专属孩童训练的演武场。

     “乌卡大叔,我来了。”乌桑一脸兴奋的将石原带到场边,对着一个不停打量练武场的中年人打了声招呼。

     石原认得这人,就是昨晚讲故事的那个人,叫做乌卡。

     “哈,小乌桑。”乌卡看到乌桑高兴的拍了拍她的头,然后指着身旁一排的烤肉架,“快去,你最爱吃的河拒兽前胸肉就在第二个烤架,还没被吃完,快去吧。”

     “哇!哇!谢谢乌卡大叔。”乌桑听到自己喜欢的河拒肉还有时,高兴的欢呼一声,就要跑去,突然想起身后的石原,连忙对着乌卡道,“乌卡大叔,这是熊元大叔带回来的人,父亲让我把他带来训练场。”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乌卡闻言笑着石原道。

     “乌卡大叔,他不会说话的。”那边乌桑已经拿着一块巨大的烤肉正要拼命,闻言抢着回道。

     “······”石原无奈,心里组织下吐字口音,含含糊糊道,“石···石原。”

     “嘎!”乌桑一脸惊奇的看着石原,“你会说话?”

     “哈哈。”乌卡却哈哈一笑,没纠结这会不会说话的问题,同样拍了拍石原的头,“石原,很好听的名字,肯定是石头的孩子。”

     “······”石原无言以对。

     “石原,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乌卡看到石原的表情,突然抱歉。

     大荒之中危机四伏,生活在这片茂林中的部落村寨随时有可能会被兽群毁灭,而收留他们中的幸存者已经成为每一个大荒部族的习俗,因为谁也不知道那天自己的部族也会被突如其来的兽潮毁灭。

     守望相助,是大荒的人生存的不二之道。

     乌卡只道石原也是哪个破落部族的幸存者,刚才自己的话让石原想起了伤心往事。

     “啊!”石原发现自己好像又不会说话了。

     “勇敢点!”乌卡见状,收起玩笑,蹲下身子,看着石原,一脸严肃道:“石原你是男人,大荒的男人,我知道你心里伤心,愤怒,但这是没用的,想要报仇也好,想要活下也好,你得振奋,拿起你的刀。”

     “·······”

     “告诉我,你是男人吗!”乌卡认真问道。

     石原心里神兽飞腾,这话能不接吗!只得呐呐道:“是,我····我是男人!”

     “好!”乌卡高兴的一拍石原肩膀,高兴道,“果然是大荒的好儿朗,我以后就叫你石小子可以吧?”

     看着乌卡期待的表情,石原只得点点头。

     “好好,还就这样说定了。石小子,来这边。”乌卡感觉自己又拯救了一个失落的小生命,十分高兴,忙把石原拉到一边,同样指着一边整整一排的烤肉道,“你肯定饿了吧,来先吃饱一顿,我在和你说说部族的规则。”

     石原看着一排香喷喷的烤肉有心客气下,无奈肚子不争气,早就咕咕叫个不停,只得“不情愿”的和乌桑一起加入吃货阵营。

     而一边乌桑早就忘记石原明明不会说话,又突然会说话的事情,一脸开心的指点石原那些肉好吃那些肉一般。

     一顿饱餐,吃的满嘴流油,这些肉食都极其鲜美可口,差点让一度靠吃浆果为生的石原咬到嘴巴。

     也不知道是因为好吃,还是身体变的潜藏的力量,石原确实吃的蛮多的,看得乌桑一脸崇拜,乌卡也是满脸惊奇。

     “乌·····乌卡大叔,我好了。”吃饱之后,石原老老实实来到乌卡身边,记得说过吃饱了就得说规则了。

     “石小子胃口不错嘛,怎么样味道好吧。”乌卡高兴道,能吃的孩子一般都意味着能成为强悍的战士。

     “好···好吃。”石原绕绕头,面对这个热情的大叔有些局促。

     “不要紧张石小子。”乌卡笑着开慰道,说着带着石原走进练武场,“部族的规矩其实很简单,只要付出自己的努力就可以了。”

     “你也看到了,我们不缺食物和住所,但要有所得,还是得付出相应的努力的。生在大荒,怎么能懈怠呢,你说是吧,而且石小子你可是大荒男人,想要变的强大,你更要努力了。”乌卡说道。

     “不过你还是孩子,现在只要努力提升自己就够了。”乌卡和石原介绍道,“那边的石墩可以训练力量,那边的弓箭可以去练习,或者你喜欢兵刃····”

     “好了,石小子你喜欢什么。”乌卡看着石原问道。

     “我·····”石原正说着话突然顿住,只见一个膀大腰圆的妇人扛着一个比她人还要高大的石头正向着演武场走来。

     砰!

     石原只感觉身子一颤,那半圆巨石被那妇人重重的杵在地面一处坑陷。

     但·····事实上,压根没有大地震动,这只是下意识的错觉,显然这地面非常厚实。

     “那···那是?”石原惊讶道。

     “那个,我们喝的水啊。”乌桑看去,奇怪道。

     “水?”石原哑然,“那个装水,石头得多重啊?”

     “哦,你说这个啊。”乌卡恍然大悟,笑笑,“禾大娘可是七石青石力士,这个石碗才两百多石加上水也不到三百石,对她而言是很轻松的。”

     “轻松!”石原差点咬到嘴巴,都什么怪物啊!

     “能····能选两样吗?”石原收拢心思,想了想小心道。

     “哈哈,当然能。”乌卡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石小子了。“你就是全部选去都行,不过贪多嚼不烂,最好精通一样在学习另一样。”

     “那我·····我选弓箭。”石原点点头,表示明白乌卡的意思,“还有举····举石头。”

     弓箭是可以以弱胜强的武器,最适合现在生为孩童的自己,而且自己拥有感觉地利的天赋,可以远远的锁定远方的敌人,到时就算看不到,也可以知道大概的位置,简直就像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武器。

     而举石则练力气,从根本上增强自己的手段,而且和弓箭不冲突,力气增大,还可以曾强射箭的力道。

     特别是看到那个大娘杠石头后,石原感觉这个世界的力量简直颠覆三观。不过想想也明白,唯有这样的力量才能和往昔所见的恐怖巨兽相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