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红衣神官
    “找我。”石原惊讶,“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由的看向乌卡,乌卡道,“兀兹是什么事?”

     兀兹依然是沉默的摇摇头,低下头,便往回走了。

     “乌卡大叔?”这是什么情况,石原有些懵。

     “去吧。”乌卡自从中年人兀兹出现,表情就有些低落,闻言叹了口气,对着石原道,“兀兹是个可怜人,别生他的气。”

     “好吧。”石原点头,快步跟上已经走远的兀兹。

     他的心里又忐忑,不知道祭师要见他做什么,见过祭师之后,他便对这个拥有神秘力量的祭师心生敬畏,那能控制他身体舞动的冥冥之力,那掠过身体便不见踪影的温暖气息。

     石原跟随中年人兀兹辗转过几条街道,终于在一条僻静无人的街道上停下了脚步。

     “吱呀--”

     兀兹推开门,那是一栋僻静的院落。

     石原跟了进去。

     穿过不长的庭院,兀兹将石原带进屋中后,便转身离开了。

     石屋很大,里面摆满绘制着奇异纹理的物件,一个老人就那么坐在屋子中间,他的面前是一片沙滩,老人正拿着一根枝桠在上面认真的勾画着什么。

     石原有些惊讶,老人就是祭师,但和那天的不一样。今天的祭师让石原感觉少了那种如渊的神秘,更像一个普通的年迈老人,消瘦而衰老。

     “祭师。”石原老老实实道。

     老人抬起头,那双浑浊的眸子看着石原,慢慢变得清明,向石原招了招手,道:“来,坐这。”

     “好的,祭师。”石原依言上前,也没嫌弃地板脏,坐在了祭师对面。

     坐的近了,看得也越加清楚。

     祭师消瘦而憔悴,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甚至能看到苍白脸上渐渐褪色的老人斑。

     石原静静的看着祭师,不知道祭师叫他来的原因。

     “身体里的力量已经掌握了。”祭师开口道,说话声音不大,听在石原耳朵却像惊雷。

     “呵···呵呵。”石原的心骤然一缩,睁大双眼吗,无辜道:“祭师你说什么呢?”

     他慌乱不已,想到自己的隐藏的秘密被发现,被当成怪物,被赶出部族。

     “熊元和我说了,神帝,那小子脑袋不好用,应该说的是天生神灵吧。”祭师道,问着话,却无比笃定。

     石原张了张嘴,还想狡辩,最后灵动的眼睛却暗淡下去,低落道:“我会被赶出去吗?”

     这话是已经默认了。

     “不用担心,孩子,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神官缓声道。

     神官宽慰石原,发现石原的身份,让他惊喜不已,怎么可能赶出去。

     “嗯?”石原哑然,稍一沉默,道:“不是说他不会说话吗?”

     “熊元他确实不会说话,但我是祭师。”祭师理所当然道,然后接着说,“而且兀兹说你的气力已经可以拿动青石,并且你掌握了苍熊劲,我才确定熊元的意思。”

     祭师坦然,曾让兀兹观察石原,并没有隐瞒,全都说给石原听。

     祭师觉得这是他的诚意,部族人都是直来直去的脾气,不会隐瞒,祭师更是,坦坦荡荡才能得到上天眷顾。

     “苍熊劲?”石原疑惑道,没有奇怪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他明白这个时候纠结这个是没用的。

     他知道自己气力增加,却不知道这苍熊劲是什么。

     “苍熊劲在部族只有熊元一个人拥有,是他用命搏来的,”祭师说道。

     “劲?”石原依然不明白。

     “一种特殊的气力。”祭师道,然而石原依然不懂,便耐心解释道:

     “孩子举石练气力。”

     “长大些则要学习和野兽搏斗的战技,那是身体技巧的力量,越高明的战技,能发挥出来的气力越多。”

     “而劲,则好像身体内血肉自身便拥有的一套战技,血肉本能生成一种特殊的劲道,让气力变得特殊,使气力本身便拥有独特力量,比如有些气力浑厚些,有些气力打出来会像刀子,有些气力打在人身上会炸开······”

     祭师很详细的和石原解释道。

     石原点头,明白了过来。

     就好像射箭,气力是六石白石,能拉的只是三石白石弓。

     战技就是拉弓的诀窍,能让四石白石气力的人能拉动三石白石弓,甚至是三石白石之力拉动三石白石弓。

     而劲,就如同那把箭,那把弓,本身就拥有神奇的能力,或许可以让射出去的箭爆炸,或者让箭变快,甚至让一石白石之力便可拉动三石弓。

     “苍熊劲的劲道是什么呢?”石原好奇道。

     祭师说自己拥有,自己却一直没感觉到,他是怎么发现的?

     祭师在沙子表面画了只野兽,“其实劲便好似是一头潜藏在身体里的蛮兽,苍熊劲便是蛮兽苍熊,劲道浑厚,可以使你举起远超气力之重的东西,并且交战时,使出的气力,也会拥有远超气力之重。”

     “就好像你拉弓那次,便是苍熊劲之功。”

     石原点头,心中恍然,难怪当时自己的气力可以拉弓成功。

     当时自己还以为是熊元的气血,还未完全被身体消化的原因,现在弄明白了,原来是苍熊劲!

     “劲如此强,为何只有熊元一个人拥有苍熊劲呢?”石原想起祭师说只有熊元一个人拥有苍熊劲,奇怪道,“是不是其他人是不同的劲。”

     “不!”祭师脸上有悲伤,“你不知道要获得劲,有多难,部族里没有人想去拥有它,因为那都是用命换来的!”

     “图腾演武,蛮兽化劲。”

     “想要化蛮兽为劲,必先经过图腾拓体,那是要自身先化作蛮兽,在那无助之地,如野兽和厉鬼相搏。谁也不知道最后身体在蛮兽精血的侵蚀下,留下那千疮百孔,支离破碎,还是真的开辟出一具强大的腾图血路。”

     “而且没有人的身体是一样的,所以每一次的图腾拓体都要从新探索,成功者十不足一,失败了运气好只是落个残疾,更多的却是永远醒不过来了。”

     “那身上那一笔一划的图腾都是用滚烫的鲜血生生刻上去的啊!”

     “部族人对拥有劲的战士,都敬称为图腾战士,不止因为他强大,更多的是为对方为部族奉献的尊敬。”

     祭师心里悲伤,这是他不太原因说的话题,因为这是大荒中所有部族的伤疤,也是悲哀。

     部族在这个世界生存实在太难,无数凶蛮野兽环伺与眫,想要存活下去,想要保护亲人,只能不断的强大自身,成为能为部族遮风挡雨的强大战士。

     战士,都是哪怕流血,哪怕头断,也要保护身后的族人。

     “这么夸张!”石原膛目结舌,自己都不懂如何运用的苍熊劲竟这么大来头。瞬即他想到祭师叫他前来的原因,把他叫来不是找他麻烦,却也一直没说原因,而且对自己的问题知无不答,言无不尽,显然有事相求。

     “你是看我获得苍熊劲如此容易,所以想我吸收更多劲?”石原问,随即苦笑,“可是自从那次我就无法使用那道天赋了。”

     石原没有说谎,自从自己醒来,那道天赋神通就像消失了,再也感觉不到。

     “消失了?”祭师有些诧异,旋即道,“不过我也并非这个意思。”

     “除了熊元,部族还有一个人拥有劲。”祭师对石原道,“烈熊,也就是乌木首领,你应该见过。”

     “乌木首领?”石原想了想,脑海中回忆起那个有些苍老的巨人。

     “是的,烈熊。”祭师道,“因为他是首领,一个部族必须有个图腾战士,也唯有图腾战士才能成为首领。”

     “熊元是下任乌木首领?”石原惊讶。

     听乌桑说熊元可是不会说话的,而且······憨厚。

     “不。”祭师闭上眼,遮盖其中的悲伤,有些梦呓道,“他笨,他当不了首领,他以为自己成为图腾战士,以后别人就不需要成为图腾战士了。”

     祭师睁开眼,“所以虽然劲很非凡,但却不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图腾战士虽然强大,却只能勉强撑住部族,那是一个死循环,想有生存的权利,就要拥有图腾战士,而图腾战士终究会死,然后又需要新的战士去填命。

     “那祭师你找我来是为什么?”石原忐忑问道。

     “因为你是天生神灵,而天生神灵虽然不是神帝,却代表着有机会成为神帝。”祭祀眼中闪光,他找到部族拜托这种宿命的办法了。

     一个强大的神帝,可以立国,像蒙方一样!

     石原看了眼神官,弱弱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天生神灵是什么意思。”

     他心中忐忑,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怕被当作小白鼠。

     “天生神灵是天地的神子,拥有天地造就的神躯,和造化赋予的神通。”祭师解释道。

     “那神帝和天生神灵有什么关系?”石原瞪大眼睛。

     确实自己拥有生来拥有天赋神通,但不知道天生神灵和神帝的区别。

     祭师耐心的解释,“天生神灵拥有比之寻常巨人王强悍的神力。”

     “蒙方神帝,传说中被神树哺育长大。他在巨恐历八千一百年,与东方天府斩杀东方天府--巨人王占六。巨恐八千八百年年,回归大荒,与百万群山之上,屠掉大荒曾经的主人巨恐古国巨人王--巨恐,那一站打的天崩地裂,无数山川被击沉,如今蒙方之内的空山谷便是那一站的成果,也铸就了今天的大荒蒙方。”

     “天府神帝,传说每一代天府神帝都是天生之子,曾今的东方天府何等昌盛,在天府神帝在位之时,亿万里山河,即使是无尽广阔的大荒,桀骜的神宫殿,也无不诚服在他脚下。”

     “雷霆神帝,闪雷而生,在天之角一深不见底的深渊,其间有永不磨灭的雷霆闪烁,荒古历一万八千八百六四年时,雷霆神帝于其中斩杀雷渊巨兽之主·····”

     “黄天历七万八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