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神帝 下
    从神官的屋子离开,天还尚早,石原打算回去练武场。

     毕竟今天还未结束,且吃饭还得在练武场解决。

     “往哪走来着。”石原看着几乎完全一样的房子,一脸茫然。随即拍拍脑袋,神通运使,辨认出方向,“哈!这里,还是这好用。”

     不是石原路痴,连认个路都要运用神通,实在是部族不论是路、房子,都是石头构成,模样几乎一模一样,让人眼花。

     赶到练武场,石原发现大家都已经回来了,正热火朝天的训练着。

     “乌卡大叔。”石原和站在路口的乌卡问了声好。

     “嗯?”乌卡有些走神,看到身旁的石原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随即笑了笑,关心道:“石小子回来了,你没事吧?”

     他没问祭师找石原干嘛,祭师在部族的地位是超然的,既然之前问过兀兹没有答案,他就不会问还是小孩的石原。

     “没有。”石原摇摇头。

     “那好,去吧,继续训练。”

     “嗯。”

     石原离开,走回举石场。

     他走向青石,手上用力,然而纹丝不动。

     “气血之路已断?”

     他看着自己的细嫩的双手,回忆起祭师的话,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我还不信了。”石原咬牙,看着身前的石块,转身向白石走去,不打算放弃训练气力。

     “石哥哥,你刚才你哪里了?”

     石原刚准备拿起地上的石块,乌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女孩蹑手蹑脚的靠了过来,小小的身子弓着,猫在石原背后,躲着乌卡的视线。

     “没事。”石原对着这个眨着亮晶晶眼睛关心看着自己的小女孩回以一笑。

     “真的没事?”小乌桑拍着胸口,豪气干云道,“有问题找乌桑,乌桑最厉害了!”

     乌桑家里只有个姐姐,都是作为妹妹的她,也十分想拥有个妹妹。虽然石原不是妹妹,她还得‘被迫’叫石原哥哥。但石原刚出现时,懵懂的样子,十分得乌桑意,虽然叫着石原哥哥,但她心里一直觉得,石原就是自己的‘妹妹’。

     “没事,真的没有。”石原好笑的看着面前小大人模样的乌桑,心情突然好了些。

     “那就好?”乌桑有些失望,又失去表现姐姐地位的机会了!

     “乌桑!你干嘛呢!”

     乌桑还在独自忧伤,远远的,乌卡的大喊声响了起来·····

     ·······

     红衣神官的事情耽误了一段时间,祭师哪里也待了一段时间,石原回到练武场没过多久,便到了吃饭的时间。

     不论习练武器,还是举石,都是十分消耗体力的事情,所以部族的食物都是非常丰盛的。

     长长的四排烤肉架,上面香喷喷的烤肉,油水崩溅;也有一个个滚烫沸腾的铁锅,熬煮肉食和菜汤。

     原本石原都是吃烤肉的,因为能很快下肚,但今天他只能吃汤,他发现没有变化‘熊元体’,肚子竟然也不会再那么饥饿了。

     而往日总是关心他们胃口的乌卡今天竟然没发现自己的胃口变小了,石原非常奇怪。

     “乌卡大叔怎么了。”石原问站在旁边的乌桑。

     “哼!乌卡大叔讨厌鬼!我不知道!”乌桑嘟着嘴巴,很不高兴,往日即使偷懒被抓住,也只是象征性责备下他们的乌卡大叔,今天狠狠的惩罚了她一顿。

     “······”

     下午,训练再次开始,石原发现乌卡出神的频率越来越高,一直心不在焉。

     他总是望向部族北方,那是部族中心的位置,石原的屋子就在哪里。

     轰——

     石原听到又是一声闷响传来,今天这样的巨响已经响起数次,传来的方向就是乌拉遥望的北方。

     “好了!今天训练先结束,大家回去吧!”

     乌拉再也坐不住,对着练武场大喊一声,竟然直接宣布今天训练结束,旋即转身便向着部族中心跑去了。

     “我们也快点回去吧!”石原看着跑远的乌卡,对着乌桑道。

     ·······

     “哪里是什么?”石原站在自己的石屋前,听到部族中间轰鸣阵阵,向乌桑问道。

     乌桑看去,回道:“那是战士练武场!”

     “战士练武场?”石原疑问。

     乌桑比着手势,双臂张开,“就是很大很大!”

     石原想了想,道“能带我去看看吗?”

     “当然没问题。”乌桑拍着小胸膛,依然那么豪气。

     ·······

     战士练武场离石原的小屋非常之近,乌桑很快就把石原带到。

     一个巨大无比的陷坑跃入石原眼中。

     陷坑中一道道地缝裂开,一块块巨大的石块或掀起,或深陷地表,死死的镶嵌在泥土之中!

     这些石块非常厚实,如同石原身高,现在却都碎裂开来,石原注意到这些石块的裂口粗糙,大小也不相同,显然是被巨力生生兀陷震裂的!

     坑沿边上,围满了一圈密密麻麻的族人,尽皆专注的看着坑陷内,表情无比认真。

     乌卡不出石原所料,也在其中,不过石原没有过去,和乌桑去了另外一边。

     目光看向坑陷内,发现此刻正有人在场中战斗,轰鸣声震震!

     远远的,石原看向陷坑内的对战,看到场中崩飞炸裂的石头,沉重如山的拳头,他终于知道陷坑是怎么回事了。

     只见场中对战的,正是清早所见的部族战士。他们身材高大,强壮,远超普通人,在小小的孩童石原眼中更是像一座小山,是要仰望的巨人!

     而此刻,其中一个部族战士,竟然举着一块比他恐怖体型还要大的多的巨石块。

     巨石块巨大无比,体型上,大出那本就高大的部族战士十倍有余,如同一座大山,但却不是大山压顶,而是大山被举了起来。而其上断角嶙峋,足见锐利,倍显狰狞。

     石原只感匪夷所思,比他那栋小屋还要大的巨石块都被举起,简直就像被这战士把整块地表都掀了起来!

     “这真是人吗?”石原目瞪口呆。

     “嘿嘿,这是我们部族的战士。”

     石原听到乌桑自豪的声音,转过头来,看到乌桑指着战场内的两人,介绍道,“举着石头的是戈与大叔,对面的是牛河大叔。”

     唔--

     巨石被挥动,乱风劲浪翻滚的声啸远远传来,那呼啸的风声,锐利,狂涌!

     石原慌忙转身看去。

     巨石竟被当做武器!被这部族战士挥动,砸向对面战士。

     堪称骇人,犹如天压!

     但对面的战士牛河却毫无惧色,如精钢浇筑的肉体上有一层灰色的尘灰,却掩盖不掉其下坚实的皮肤,那是如雪般的银白,蕴含莫大威能。

     他身体前伏,蜷缩身体,肺气鼓胀,内蕴,坚硬皮肤,成西方大金护法,流转在银白皮肤,却衬得白色皮肤颜色越显弥深。

     轰!!

     巨石块砸至牛河身上!

     天崩地裂!

     这一击之下,巨石块在瞬间被震的崩溃,还见形态的只余数段,无数的乱石飞溅!

     炸起!

     跌落!

     铺满战场。

     吼!

     尘埃之中,传来一声嘹亮长吼。

     咻!

     一道金色身影斩开层层飞尘,从中窜出,向前奔去,身后拖拽长长的尘尾。

     牛河的皮肤琉璃莹白,竟毫发无损,且要展开反击,奔向戈与,视线穿过遮天蔽日的尘幔,劲力爆发,锁定目标戈与,目光坚定,无惧!

     他脚步飞快,丝毫没有在意飞蹿的零碎散石,大肺鼓劲,膨胀的肺气供给恐怖劲气,那是一直收缩的大肺鼓吹之劲,在瞬间爆发,让他速度奇快,犹如劲弓怒张,瞬间射出!

     呼!

     但是这时,疾驰中的牛河目光一凝,感觉有巨物穿过重重尘埃向他射来,他想躲避,但爆发冲刺之下,已经收不住脚。

     砰!

     牛河双手前挡,一块巨石狠狠的撞在他双臂之上,他被撞飞很远,在地上滚躺,直到撞在一块凸起的锐石,方才停下来。

     “简直就是神话故事!”石原心惊肉跳,这等对战简直天人!

     却还未停,破风声阵阵响起。

     呼!

     呼!!

     像陨星轰击,一块块巨大的石头,被神力惊人的战士从地面掀起,然后被他抛飞出去,砸向摔躺在地上的牛河。

     毫不留情!

     “战士的战斗这么要命吗?”石原匪夷所思,比武还叫切磋,但这样眼看摔倒,竟然还跟着用巨石砸击,这是要取人性命啊!

     “唉,作孽啊!”

     “我和族长说我们不选拔,离开荒服还真的会灭族不成!”

     族人在叹气,因为他们这样豁出全力,拼死相搏都是为了成为那个前往蒙方参军的人选,胜者,便是参军之人。

     而入伍蒙方,却不是所谓的光荣,而是基本九死一生的死路。

     并不是说他们想去送死,只是不想让其他人送死,唯有自己去尔。

     眼前部族战士的打的惨烈,好似拼命,却是大家都知道在部族战斗在惨烈,伤势在眼中,也绝对不会死掉。

     但是这一击一击打出,却让乌木族人们心疼,每个战士受伤都仿佛伤在自己身上,他们恨自己无能,恨自己不能摆脱蒙方的庇护,恨自己人为了苟且在部族自相残杀!

     “不会死了吧?”石原看向战场,牛河所在之处,已被重石垒成小山。

     戈与投掷巨石依然不停,精气藏与脾胃,化作无尽气力,即使运使鼓肉重劲,他依然泰然落定。但他知道这样无法彻底战胜对方,所以他在前进,掀动巨石之时,不停前行,渐渐靠近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