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战士 上
    牛河静静的躺在石窟之下,沉重的石块堆积在上,虽然不能破开他的大金皮膜,但压着他的身体,却让他动弹不得,渐渐的世界没了光彩,一块石头遮蔽了最后一点光线,于是他便就不再动弹了。

     ······

     “戈与恭喜你成为战士了。”

     偌大的练武场上,两个年轻人相对站立,长发年轻人对着短发年轻人恭喜道。

     “你也要加油啊!”短发年轻人方方的脸,高兴回道,“为了部族!”

     “当然。”长发年轻人自信回道,“为了部族!”

     ······

     “汗流的就水一样了。”

     “真想休息啊!”

     “不是放弃,只是休息下。”

     长发年轻人这般想。

     他挥着刀这般想。

     他在瀑布下这么想。

     他在毒辣的烈日下这么想。

     他在风雪中赤身而立时这么想。

     如此,春来冬往,日复一日,他永远都是一身大汗,似乎从没停过,无论寒暑。

     ········

     他依然记得那时的喜悦,那么突然,那么另他喜不自禁,他不会说他差点哭出来。

     “恭喜你成为战士。”

     他笑的那么灿烂,他的牙齿很白,肯定很好看,“当然,为了部族!”

     “为了部族!”

     ·······

     牛河的右手悄悄的握住一块锐利的石头。

     当耳中的声响传来,他那好像死去的身体骤然暴起!

     石尖锐利!

     呼——

     耳畔有轻盈破空声响!

     如春雷乍响!

     那声是利刃划破空间之鸣!

     戈与目光依然从容,他从没想过牛河会如此轻易就范,皮毛金坚,不是凡石能破,他不止一次领教。

     但是,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如果牛河不曾冲破石窟他便是胜者,而牛河如果冲出也丝毫无惧,西方肺气之功在瞬间,只要挡住一下,对方便会力竭,他有信心挡下这击。

     当看到牛河冲出,他将最后的巨石掷出,高大壮硕的身体挺直,犹如最笔直的标枪,力量舒展,扩散,奔流向张开的粗大手臂,在牛河还未脱困之时。

     鼓肉重劲!

     黄土送葬!

     狂奔!

     狂奔!

     戈与暴起,冲向破口,两根粗大的手臂好像横断天地之隔的重闸!

     只要牛河冲出,他的双手就会将起牢牢锁困,就像曾经无数次那样。

     眼中来着牛河的光芒已经出现在眼前,来了!

     戈与眉目一凝,气血潮涌,奔流向早已准备好收拢的一双巨臂!

     轰!

     然而,在戈与自信的目光之中,那道本熟悉,又变得陌生的身影斩破了他的志在必得的脚步。

     牛河未曾像往昔一样,在那狭小,前路崎岖的石推上费力的躲闪飞来的巨石,戈与发现他竟将飞来的一块块巨石切成两段!

     西方还有大金之锐!

     “牛河他突破了!”有族人惊呼。

     如今他们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受,牛河即大金皮膜之坚后,又练就大金之锐,已经成为一位战大战士,是有机会成为首领的存在。

     但是这本是他们的强大战士,却要去走死路!

     戈与目眦欲裂,死死的盯着前方的身影,却毫无办法,拥有脾胃之府的他,血肉如铜炉,气力如海,仿佛永不会力竭,但五脏均衡,爆发却是弱项,特别是在突然爆发,并且掌握大金之锐的牛河面前,事情已经不可能阻挡!

     牛河急速,瞬息便至戈与眼前,他伸出左手,手中锐石递出,已掌送劲。

     噗!

     锐石刺进戈与胸前,直接贯穿。

     戈与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牛河,还有胸口被锐石刺穿的豁口。

     那凝聚已久的脾胃铜炉之力轰然崩解,手无力垂下。

     砰!

     戈与倒下,血流了一地!

     牛河看着戈与倒下,从始至终都未敢用锐意流盈触碰戈与的身体。

     “救人!快救人!”族人呼喊,冲向陷坑!

     ……

     “我的天啊!”石原长出一口气,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这兔起鹘落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明明上一秒还觉得白肤战士已经战败,只担心他会不会死掉的情况下,竟然突然爆发,瞬间灭掉对手,尊定胜局。不过最后用锐石贯穿了戈与胸膛的一幕却让他心惊,这真是在决生死,太恐怖了!但不可抑止的,石原发现自己在心惊之余,却有种血脉喷张之感,血在沸腾。

     他呆呆的看着牛河高大的身影,有些害怕的发现,自己心底的想法竟然是取而代之!

     突然,他感觉一角被人轻轻的拉扯,呆转过头来,发现却是乌桑。而此时的乌桑有些陌生,石原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

     她咬着下唇,有些泛白了,大大的眼中有泪花,小脸上往日的笑颜在此时只剩下一种惊惧感。

     她在害怕,不论是紧咬的嘴唇还是抓紧石原的小手都在轻轻的颤抖着。

     “我们回家好不好?”

     石原微微一愣,看着乌桑的表情,瞬间便明白她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场景,显然把她吓到了。

     “我们回家好不好?”乌桑又问了声,有哀求。

     乌桑不敢留在这里了,她不敢相信那个爱笑的戈与大叔会那么毫不留情,用石头不停的扔牛河大叔,也不相信往日喜欢抱自己的牛河大叔下手会那么凌厉,她看到了同族残杀,那一幕幕回荡在她脑子里,让她小小的脑袋消化不得。

     她害怕在看到这样的场景,她想离开。

     “我·····”石原苦笑,其实他还想留下来看看的。

     这样战斗他从未见过,即使是早上和神官的那场战斗,和刚才的对决相比都像过家家一般稚嫩,在很多年前的时候,他曾幻想这样场景,如今切实发生在眼前,他无比渴望看看接下来的战斗。

     “我····”乌桑声音哽咽,说不出话来了。

     石原看着,感觉到抓着自己衣角的小手的颤抖,她在害怕?

     “好,我们回家。”石原叹了口气,又莫名有些轻松,莞尔一笑,“来日方长!”

     ·····

     二人沿着来路,一路往回走去,乌桑的心情一直没有好转,最后在到达家中的时候,立刻就扑进木大妈的怀抱,哭的非常伤心。

     石原则告辞离开。

     回到家中。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石原躺在穿上,感觉自己的心中依然激荡不已。

     脑子里不断回荡着那场战斗,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在脑中飞过,一块接着一块,拥有巨力的战士好像不会疲惫,巨石被抛飞,整块地表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

     而另外一个则拥有金刚不坏之体一般,不论再大,再多的石头,砸在他的身上都无法破开他皮肤,连地面都被轰出一个个大坑,他却一点事没有。

     还有最后的一击。

     石原只看那坚硬的石块,在那战士手上竟如豆腐般,轻易被切成了两半!

     “真是强悍啊!”

     石原憧憬,感觉心脏好像跳的有点快了,虽然还有些奇怪自己的反应,但想得最多的还是怎么样让自己同样变的那么强大。

     “听说成为战士的要求是要身体锻炼到极限,也就是黑石力士,这样才能依靠祭祀巨力,引导五气,破开已经再无潜力身体,成就战士。”石原喃喃自己,想到自己的身体情况,天生生灵却不需要锻炼身体,可以一步登天!

     但是自己却是神躯已废,按祭师说,血肉之路再无修成的可能。

     “真的没希望?”石原不甘心,随即咬牙,振奋道:“虽然祭师说我神躯已废,但我也不能因此便懈怠了。”

     石原跳下床,推门而去,跑向练武场。

     “嗬!”

     “不行!”石原放下石上的石头。

     “那就换过一块!”

     “嗬!”

     “不行,再换。”

     “再换!”

     “哈!没想到没有熊元体后只能拿起一石白石了。”石原看着放下的石块自嘲一笑,“还如此勉强。”

     “不过那又怎么样?”

     “那就从最轻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