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叮嘱
    当夕阳醉红的脸庞带着余晖重重地跌落大地,黑夜准时来到艾汀大陆,猩红的圆月划破黑幕,洒下一片赤华,深情地抚摸着大地,连夜也沉醉在这红彤彤的世界中。

     海加洛斯山脉如同一头蛰伏的太古凶兽,虎视眈眈地注视着隐入黑暗的圣魂村,此时村内一片漆黑,只有赤色的月华无力的撕扯黑暗。

     夜总是沉甸甸的,就如五位长老和哈利此刻心情一样沉重……

     “几位老祖,要不我去通知大家撤出村子躲起来,这样总比让大家在这里等死强。”哈利阴沉的脸上快要滴出水来。

     “来不及了哈利,如果我们能早点发现丏儿的秘密,还能早点作出安排,可现在一切都太迟了。”大长老叹息地说道。

     “大哥说得对,此时去做一切,都是做无用功,今晚的战斗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就算村民们跑得再快,也会被战斗余波碾成齑粉。再说了丛林里虎踞龙盘,逃出去也是个死字。”五长老脸上一片惨然。

     “四弟去宝库把冰蚕宝衣和日月追星剑,以及那个储物手镯取来,然后一把火烧了聚宝楼。”二长老决然说道。

     四长老微微顿首,转身离去。

     “几位贤弟,先祖们立下禁令,不准后裔离开大荒之地,世世代代生活在圣魂村这片空间里,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这和坐牢又有和何区别呢?今天晚上若遭遇不测,也当是种解脱”二长老看了几人一眼说道。

     二长老接着话道:“但丏儿不是祖先们的血脉后裔,偌他真能逃出大荒,这并不违反祖上定下来的禁令,我们今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拼尽老命也要保护丏儿突破重围,逃出大荒。”

     “是啊,我等痴活几百个年头了,如今也该去向祖先报到了,只是放不下丏儿啊。”五长老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

     “五弟,你精通幻系魔法,让村里的人沉睡过去吧,面对大妖级别的妖兽,反抗徒添他们的痛苦”大长老眼里一片凄然,圣魂村已经有十数万年的历史了,今晚就要葬送在自己的手里,到了地底之下,还真无法向历代祖先交代啊。

     五长老领命走出密室,口中吟道:“掌控现实与虚幻的幻术之神啊,请用您无上的法力,让人们摆脱现实的困扰,在沉睡中寻到自己最美的梦去吧”一出手便是高阶幻术“永恒催眠”使出,圣魂村顿时沉静,村民们都深深陷入甜美的梦境中,直到死亡都无法醒来。

     “哈利你去将丏儿带来,让五弟给他解除幻术。”大长老吩咐道。

     “是,老祖。”哈利领命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哈利抱着鼾声微起的帝丏走进密室。

     五长老虚空一指,同时口中喝道:“解。”

     “唔~~~咿呀!老混蛋你怎么在我屋里,咦!还有几个老不死,哦不,几个老祖宗也在啊。”刚从美梦中悠悠转醒的帝丏迷迷糊糊地说道。

     “你这个小家伙还是这么没大没小的,真是把你宠坏了。”大长老溺爱地看着帝丏,笑骂到。

     “小混蛋你别胡闹,几个老祖有事嘱咐你。”哈利村长别过脸去,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罢了,丏儿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大长老摆了摆手,吩咐帝丏坐下。

     聪慧过人的帝丏也隐隐觉得气氛不对,于是收起顽心,在一个木凳上坐了下来,一双黑钻般的眼睛茫然地注视几人。

     “丏儿,本来像你这样的年纪,本不该跟你说这些,但是事有突变,我不得不现在告诉你,你听完后一定牢记在心,也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不得违抗,知道了吗?”大长老严肃地说道。

     “大老祖,你就说吧,丏儿最听话了。”帝丏奶奶声奶气地说道。

     “好好,我就知道丏儿最乖了。”大长老欣慰地笑道,可是眼眶里却涌上一层薄雾,屋子里其他几个人更是转过身去,无声地哽咽着。

     过了好一会儿,大长老强压下心中的难受,挤出一丝笑容道:“丏儿,你知道我们几个老祖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帝丏转了转眼珠,思索片刻后说道:“肯定是叫丏儿吃好东西呀,唔!好东西在哪里呢?丏儿要吃。”

     三长老轻轻地弹了一下帝丏光洁的额头,笑骂到:“你这个小东西就知道吃。”

     大长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丏儿,倘若我们都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吗?”

     帝丏闻言不由愣住了,他是何等的聪慧,自然从大长老的话中听出了端倪,心中顿时不安起来,两行清泪从白洁的脸上滑落下来,拉着大长老的枯手哽咽问道:“大老祖,是不是村里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今天晚上都怪怪的,请你告诉丏儿好不好。”

     大长老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溺爱的说道:“丏儿不哭,今天晚上有些坏人来抢你一样东西,你要记着,无论如何你都要想办法逃出去,不让坏人抓住你,不然你就没命了,知道吗?”

     帝丏眨巴着黑幽幽的双眼,疑惑地说道:“丏儿没有什么好东西啊,干嘛坏人要来抢啊?”

     大长老意味深长地往帝丏胸部看了一眼,蹲下拉过帝丏的小手,轻轻地握着说道:“丏儿身上有不得了的东西,全天下的智慧种族都想得到它,记着丏儿,除非你有绝对的能力,否则你不能再动用真气,一定要记住,不然老祖就算在泉下也无法瞑目。”

     帝丏不停地摇着大长老的手,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口里嚷嚷道:“丏儿就把好东西给坏人不就得了啊,只要他们不伤害村里的人,要什么丏儿都可以给他们。”

     村长哈利接过话道:“丏儿别闹,你只要记着大老祖的话就行了,一会儿坏人来了,爷爷和老祖们去挡住坏人,你就偷偷地溜出村去,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坏人走了,你就一直往西走,不准回来。”

     帝丏闻言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用黑油油的眼睛盯着众人。

     就在这时,四长老拿着一件银光灿灿的丝甲和一口黑沉沉的阔剑走了进来,径直走到帝丏的身边,轻轻地摸了摸帝丏的头发,柔声说道:“丏儿,来,把这件衣服穿在最里面。”

     说完也不管帝丏同意不同意,动手就把帝丏的衣服换了下来,然后又从贴身口袋里拿出一个古朴的手镯,递给帝丏道:“咬破你的指头,把血滴在上面,认主过后你就可以把这东西全放进里面。”说完四长老扬了扬手上的阔剑。

     帝丏依言咬破食指,让鲜血滴在一只手镯上,只见那手镯贪婪地一下把血液吸了个精光,这时帝丏突然感觉到自己和手镯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随即心念一动,四长老手中的阔剑募地消失不见了。

     大长老看到帝丏一点就会,心里十分安慰,深深地看了一眼密室中的一切,对着前天四位长老说道:“我们走吧,别让那些不请自来的朋友等得太久了。”

     说完率先往密室外走去。

     其他四位长老深情地看了一眼帝丏,旋即一转身也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