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灭村
    吴涛、黄天霸几次攻击受挫,凶性大发,越战越勇,纷纷祭出宝术,力战黑龙。

     只见吴涛身上,血光冲天,扇动一对血芒构成的双翼,飞到天空,与黑龙不停地肉搏,每次攻击都伴随着金铁铿锵之声,有时撕下一大片黑龙鳞片,哗啦啦地掉落在地上。

     地上黄天霸的神力化成一张巨弓,一只只金色光箭伴随风雷之声,往黑龙的胸腔部位射去,爆炸之声不绝于耳。

     激动数个时辰后,双方斗在一起的身影蓦然分开,远远地对峙着。

     黑龙种族为西域群兽至尊,防御力十分强大,尤其是对魔法免疫力,让其他种族望其项背,但是面对两大凶兽的轮番轰炸,脸上也露出了疲态,身上鳞片被击落不少,露出里面柔弱的皮肤出来,小溪般的血流布满全身,一对肉翼被炸出不少血洞。

     然而吴涛和黄天霸并不比黑龙舒坦,此时两妖心中又惊又怕,黑龙表现出来的强大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想,吴涛更是自责不已,他一直以为梼杌一族天下罕有敌手,现在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看来回去后得加紧苦修了。

     只见他斗上的金角被击断,尾巴拉饵着拖到地上,显然尾骨被已经折断,一条前腿被黑龙撕了下来,全身鳞片更是被拔了大半,一条条恐怖的伤口布满全身,流出金色的血液。

     黄天霸两条前肢在和黑龙对撼中被砸得到严重变形,全身血肉翻卷,体内气血翻滚,亦然没有战斗力了,苦苦撑着。

     帝丏震撼地看着破坏殆尽的战场,心中不停地喊道:“太强大了,太强大了,如果我有一天能有黑龙那么强大的实力,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像一条可怜虫,躲在铁羽里索索发抖。”

     于是紧紧地捏紧拳头,心里不停地呐喊:“自己一定要成为这样的强者,不,要比他们更强,要成为独步天下的强者。”

     黄天霸和吴涛相视一眼,突然爆发耀眼的光芒,冲上天空合在一起,变幻成一头即有梼杌头和尾巴,又有狻猊头和尾巴的双头双尾的巨型妖兽虚影。

     虚影仿佛有灵智一样,冷冷地看了一眼黑龙,然后仰头长啸,散发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黑龙凝重地看着天空的虚影,心里顿时警觉起来,他曾听家族长辈中说过,东方的凶兽,只要气息相近,就能释放合击宝术,强大霸绝。

     但是命运是公平的,他给你打开一道门的同时,就会关上一扇窗。虽然合击宝术能将施术者的力量叠加起来,攻击力得到大幅度提升,但是在释放合击宝术之后,施术者就会进入一段虚弱时期,所以只要能后接下这一击,胜利的天平就会向自己倾斜,但问题是自己能不能抗下这一击。

     黑龙快速地低吟一声,一面高达万丈的土黄色光盾挡在自己前面,然后又从身上飞出一片黑漆漆的鳞片,鳞片迅速扩大,一眨眼就有山岳般大小,落到黑龙和光盾之间。

     同时黑龙黑黝黝的腹部高高鼓起,颜色逐渐由红、蓝、紫、黑变化着,嘴里不停滴落岩浆般的唾液。

     “吼!!”空中的双头怪兽虚影不待黑龙魔法准备完毕,化成一团金色光球疾射而去,身后拖着一道长长的虚影,所过之处,如天雷滚得,雷声隆隆。

     “昂!!”黑龙巨嘴一张,一招“巨龙咆哮”使出,吼声震天,天空中用肉眼就能看到一道黑色波纹卷起几座小山头,向双头怪兽虚影撞去,几乎同一时间,一道黑色的烈焰带着焚天熔地的高温,扑向虚影。

     “巨龙族的绝技——巨龙叹息么。”白衣男玉手微曲,白色羽毛便将帝丏卷了起来,向远处又飞出一段距离,远离战场,嘴里喃喃道。

     “轰~~~”一刹那,黑色波纹和和金色光球撞在了一起,地上炸出了一个足有百来米直径,几十米深的深坑,爆炸的余波将附近大小山岭夷为平地。

     金色光球去势不减,连续撞破两道巨盾后,狠狠地撞在黑龙身上。

     黑龙巨大的躯体连续飞了几百里才停下,所过之处,山川崩塌,化为齑粉,黑龙匍匐在地,拼尽全力才站起来。

     而另一边,黄天霸和吴涛被黑龙喷出的烈焰融化了不少躯干,如果不是两妖关键时刻极限催生力量形成护盾保护自己,估计现在早变成了飞灰。

     此时两妖眼里满是惊骇,哪敢再战,拖着残躯向东逃去。

     白衣男子一直注视着战场,并没有出手相助,因为黑龙的尊严不允许别人私自插手,所以直到两妖跑远了,他又仔细地四下扫视,发现段恒的身影也没有了踪影,这才从空中飞到黑龙身边,关切地问道:“大哥没事吧?”

     此时一团黑芒将黑龙裹住,待光芒散去,巨大的身躯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个黝黑的人影向白衣男子飘来。

     黝黑壮汉歪歪斜斜地飞到白衣男子身边,摇着头说道:“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把小家伙放出来吧。”

     白衣男子闻言心念一动,白色羽毛张开,帝丏从上面跳了下来。

     “不!!”一声惨叫传来,原来帝丏从羽毛上下来,发现周围的山峰全都被夷为平地,一片平坦,入眼只有漫天尘烟,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

     帝丏发了疯地向圣魂村方向狂奔而去,一直跑了很久,都没看见一座完整的山峰,又过了一会儿,一座熟悉的山岭闯入眼帘,这座山岭原本在圣魂村旁边,帝丏小时候经常来到这里玩耍,所以记忆十分深刻,一眼便认出来了。

     此时这里哪有圣魂村的影子,被撞成几截的山岭周围一平空旷,昔日熟悉的山峰,建村的平台全都被埋在地下。

     帝丏面如死灰,他哪里会想到大妖战斗力强大到如此地步,原本以为自己足够强大了,凭借自己变态的肉体就在村子四周横行了六年,大小妖兽闻风而逃,再加上村民们的溺爱,遇事都让着他,久而久之就让他自信爆棚,大有天下为我是尊的错觉。

     今天发生的一切,彻底击碎帝丏的优越感,此时他除了深深的自责,便是绝望。

     帝丏面朝圣魂村方向无声地磕起头来,每磕一次,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脑海里,

     村长、五位老祖、洛特、珍妮弗......

     圣魂村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因自己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圣魂村的一切,因自己永远地埋在了地下,成了历史。

     帝丏麻木地磕着头,心中充满了仇恨,对自己,对敌人。

     只是恨自己更胜于恨别人。

     如果自己身上没有宝物,大妖就不会来抢夺,圣魂村就会没事。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到能够震慑宵小,圣魂村也会没事。

     只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连累了整个圣魂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