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背叛
    帝丏心中不停地哀嚎,血红的液体从黑油油的眼眶中流出,带着悔恨、自责、不甘和愤怒。

     这时,白衣男子扶着黝黑男子走到帝丏跟前,静静地看着,没有说一句话。

     直到帝丏磕完头,黝黑男子才柔声道:“孩子,节哀吧,你的路还长,不要让你自己陷入自责和悲痛中,从此一蹶不振,站起身来,继续向前。”

     帝丏木然地看着远方,仿佛没听出黑龙语气中的关怀,口中冷冷到:“我不知道我的身上有什么宝物,让你们如此丧心病狂,如今没有谁再能阻拦你们了,速速动手吧。”

     白衣男子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他隐藏得很好,帝丏和黝黑壮汉都没有察觉。

     黝黑大汉叹了一口气,充满歉意地说道:“这事都怪我,如果早一点带你回家族,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

     见帝丏失魂落魄的样子,黝黑壮汉又道:“孩子你想报仇吗?”

     “报仇”二字狠狠地撞到帝丏的心房上,唤醒了他本已麻木的心,

     于是他站起身来,满眼坚定和疯狂。

     对!自己还有血海深仇未报,且能自甘堕落。

     不管敌人有多强大,道路有多么地惊险,自己总有一天将斩下敌人的头颅,来祭奠圣魂村的亡魂。

     帝丏喉咙里发出嘶哑的低吼:“当然想,如果有机会,我将用敌人的鲜血染红东域河山。”

     黑龙见帝丏双眼赤红,脸色阴沉如水,双手紧攥,胸口不停地起伏,知道这个小家伙心里愤怒异常,蹲下身子,轻轻地捏着帝丏的小手说道:“可是光靠一腔怒火是不能报仇的,只有自己实力比敌人强大的多,才能手刃强敌,替亲人和朋友报仇雪恨,你足够强大吗?。”

     帝丏闻言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脑袋耷拉着,脸上慢慢是不甘和绝望,是啊,自己亲眼目睹了敌人的强大,自己想要达到那种高度,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时又听到黑龙继续说道:“如果你想变得足够强大,跟我回西域吧,我黑龙一族无论是近身搏斗,还是远程法术攻击,天下能出左右的种族屈指可数,到时候等你学会了我族的本领,莫要说今日抢劫你的吴涛等人,就算是他们身后家族强者到来,你也能轻易将他们斩杀。”

     帝丏闻言,狐疑地问道:“两位当真不是来抢宝物的吗?”

     白衣男子幽幽说道:“倘若我两是来抢宝物,小家伙你现在还能在这里疑神疑鬼的吗?

     ”

     黝黑壮汉微微一摆手,示意白衣男子别再刺激帝丏,然后温和的地说道:“小家伙,实话告诉你吧,你身上的宝物的确很珍贵,也值得别人去拼命抢夺,但是对于我黑龙一族来说,你身体条件才是最珍贵的。”

     帝丏闻言,难免有些动心,黑龙的强大是自己亲眼目睹的,一人对付两大凶兽后裔,还占尽先机,最后更是让对手落荒而逃,倘若自己真能学得黑龙一族的本领,何愁报不了乡亲们的血海深仇。

     而且帝丏始终觉得那白衣男子一直对自己心怀不轨,散发出一丝丝杀意,只是不那么明显罢了,如果自己拒绝和黑龙前往西域,估计等黑龙走后,白衣男子铁定会杀死自己夺宝,那么一点活命机会都没有了,横竖是个死字,能拖一刻就是一刻吧。

     想到这里,帝丏站起身来,对黑龙说道:“那就有劳大哥了,帝丏崛起之日,更是报答黑龙一族大恩之时。”

     黝黑壮汉拍了一下帝丏的脑袋开心地笑道:“那我黑龙一族以后就仰仗帝丏小哥照拂了。”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脸色微微抽搐着。

     随后转过头去,对白衣男子说道:“二弟,这里的战斗估计已经被传出去了,难免会惊动东域大能,看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这就带小家伙返回西域,我们哥俩以后再相聚。”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并未言语。

     黝黑壮汉向前走了几十米,回头招呼帝丏跟上去,对白衣男子说道:“麻烦二弟替为兄护法。”

     说完向前平直伸出双手,双掌朝前,口里吟唱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前方出现一个椭圆形的光门,四周的魔法光粒不停地汇集到光门上,光门也越发清晰起来。

     黝黑壮汉黑黝黝的脸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滚落,口中咒语越念越快,显然到了关键的时刻。

     “呼”,终于快完成了,黝黑汉子长出了一口气,跨域传送魔法是黑龙一族的独有魔法,这估计是与他们是大地守护者有密切关联,其他种族只能依靠强大的传送物品,才能实现短距离的传送。

     黝黑壮汉刚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帝丏看到白衣男子突然出现在黝黑壮汉面前,手里拿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一下刺入黝黑壮汉的腋下。

     黝黑壮汉正全神贯注地施放传说魔法,突然腋下一痛,心里顿时骇然,因为那里是他弱点所在。

     当看清来者是白衣男子,眼中满是不解,口中愤然问道:“二弟,你这是做什么?”

     白衣男子阴柔地说道:“只要我带回‘天地之心’这一奇宝,下任毕方一族族主非我白羽莫属,也不枉我这几年一直在你面前低声下气地装孙子,哈哈哈,我白羽好歹也是东域一枭,且能自甘人下?”

     白羽说道这里,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帝丏跟前,伸出右手插进帝丏的胸腔,将那颗心形物质猛地拽了出来,高举到天空,口中狂呼道:“哈哈哈,吴涛,黄天霸,你们一干蠢货,拼死拼活地来抢此宝物,不过是徒作嫁衣罢了,有此物相助,我白羽何愁不能独步天下。”

     白羽说完仰头大笑起来。

     黑龙龇目欲裂?,看着倒在指着白羽怒道:“白羽你这个不仁不义的卑鄙小人,我真是瞎了眼,把你带在身边。”地上的帝丏,心里悲痛不已,他用手

     白衣毫不在意地笑道:“若在平时,我还真不敢杀你,不过现在嘛......”说完用舌头舔了舔刀刃,反握在手中,向黑龙扑了过去。

     黑龙接连收到重创,如今虚弱不堪,哪有再战之力,当下心里寻思道“有道是流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自己身上使不出一丝半点力气,断然不是白羽对手,何不先逃走,日后再来寻白羽报这一匕之仇。”

     想到这里,口里虚弱的说道:“白羽,咱们青山不改,细水长流,他日再相见之日,必是我讨回血债之时。”

     说完猛地扑进传说阵中,消失在光门内。

     白羽见黑龙逃跑,丝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脸上满是轻视之色。

     “你!你!”帝丏突然一阵剧痛传来,脑海里嗡嗡嗡地响个不停,他看着白羽手中正快速变成晶状物质的心脏,愤懑地说道。

     白衣男子脑海里正展望美好的未来,被帝丏虚弱的声音打断,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抬起右脚,将帝丏踢入越来越不稳定的光门中。

     “蝼蚁就要有蝼蚁的觉悟,你不过是一堆没有半点作用的杂质罢了,还真当自己是块宝吗?”

     帝丏在晕过去之前,一道轻哼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