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战斗(二)
    帝丏早在五位长老出去后,就使用暴力从哈利口中得知了真相,于是他跑出密室,偷偷溜进一栋石头砌成的民房,从一扇小窗看着远方几道激战中的巨型黑影,心里早已震撼得无以复加,口中喃喃地道:“我的乖乖,那是什么怪物,如此巨大?”。

     “那是山中的大妖,是上古大凶的遗种,每一个都有撕裂天地的本领。”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帝丏知道自己暴露了,索性从石屋走了出来,纵身跃上房顶,和几个老祖站在一起。

     五长老看到帝丏私自跑出密室,心里十分的担忧,于是溺爱地喝道:“丏儿怎么这么调皮,谁叫你出来的,快点回去。”

     大长老看着远方的打斗的黑影,苦涩地说道:“罢了,如此强烈的打斗,那密室不过是个牢笼罢了。”

     说完向帝丏招了招手,说道:“丏儿到我身边来。”

     帝丏闻言急忙跑了过去,小手抱着大长老枯瘦的手臂,眨着一对亮晶晶的黑眼睛问道“大老祖,今天晚上来抢丏儿东西的就是那些打斗的黑影吗?”

     大长老伸手摸了摸地面的头,点点了头,旋即又蹲下身来,理了理帝丏略有褶皱的衣衫,指着远方的战场说道:“丏儿你一定要听话,你现在就从悄悄地跑到村口藏起来,等我们和敌人交上手后,你就溜出村去,一直往西跑,知道吗?”

     帝丏眼里泛起泪光,哽咽地说道:“大老祖,我跑了你和村里的人怎么办啊?要不大家一起逃出去,好不好,丏儿不要自己一个人跑。”

     这时三长老走了过来,蹲下身子,把帝丏的小手放到自己的手掌里,轻轻地握着。口里轻柔地说道:“丏儿,大家一起跑的话,目标太大,容易被敌人发现,再说村里的人他们的体质没有丏儿好,面对这样强大的存在,他们怎么也跑不了,丏儿就不同了,你肉体堪比凶兽幼崽,自然能从战斗的余波里安然逃生。”

     这个时候,二长老突然说道:“注意,敌人来了”

     帝丏抬头一看,天上冲过来一只正不断缩小的鸟影,电光火石间便飞到了自己的头上,接着他感觉到自己被一只钢爪死死地抓住,带离地面。

     “丏儿”二长老率先反应过来,伸手虚空一指,一颗脸盆大小的蓝色火球脱手甩出,轰地一声,撞到巨鸟的翅膀上,旋即爆炸。

     冥雀的身影被撞得身体一歪,几片铁羽铁落下来,不由得怒由心生,转身向四长老狠狠撞去。

     这时候,其他几位长老的攻击到了,五颜六色的技能不停地往巨鸟身上倾泻,冥雀的身形不由一滞。

     四长老趁机往后一跃,口里吟道:“游荡在天地之间的火元素啊,请您响应你卑微的奴仆的召唤吧,用您无以伦比的力量,焚化世间的一切罪恶吧——火龙术。”咒语一吟毕,周围的气温猛地上升到了极点,一条房屋粗细的深蓝色火龙,带着极高的温度,像冥雀撞去。

     冥雀此时心里一片苦涩,为了方便逃跑,它将自己身子缩小,但力量也跟着下降了不少,毕竟自己还没达到随意化形的境界,强行化形的话就要付出力量减小的代价。

     若是平时,这几个蝼蚁般的存在,自己举手之间便能灭杀,但现在却被几个跳蚤困住,短时间内无法结束战斗,时间一长必将引起其他凶兽的注意,到时候自己绝对不能全身而退,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焦躁。

     乍一看到那条奔自己撞来的蓝色火龙,特别是感受到那上面炙热的热量,一股浓浓的危机感爬上冥雀的心头,当下不再念战,双翅膀一振,身形猛地一提升,躲过了四长老的火龙术。

     然而火龙在空中转了一个弯,紧紧地跟在冥雀身后,眼看就要撞上自己,冥雀猛地向一座小山头俯冲而去,募地一矮身,从山脚飞到小山后面。

     “轰”,火龙狠狠地撞在小山上,随即爆炸开来,一朵小山般大小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炙热的能量点燃了附近的山头,一时间天地之间亮如白昼。

     帝丏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背上冷汗直流,若是这条火龙撞到巨鸟身上,自己的小命必将不保,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二长老实力强大到逆天不说,还如此的杀伐果断,自己当真是看走眼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再一看冥雀的腹部,一根根羽毛如钢铁铸成,在火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一只爪子紧紧地抓住自己,使自己无法动弹,顿时着急起来,“不行,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脱身才行。”

     帝丏心里歪歪不停,冥雀也冷汗直流,难怪妖族任由人类在东域生存,原来人类的强者也是如此强大,自己差点就在阴沟里翻了船。

     “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在东域凶名赫赫的冥雀,被几人类追得四处逃窜。”这个时候一声如撞神钟的笑声响起。

     原来段恒并没有跑远,躲在远处默默地关注这边的情况,眼见黄天霸和另外一个巨大身影扭打在一起,知道一时半会不会结束战斗,黄天霸绝计脱不了身,自己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于是悄悄地绕过两妖,向圣魂村溜来。

     刚到这里就看到缩小版冥雀被一条蓝色火龙追得狼狈逃窜,心里一乐便出言取笑道。

     冥雀一听暗道糟了,段恒妖力比自己强大不少,自己和他硬撼的话绝对会落败,想毕冥雀果断地向高空冲去。

     帝丏看到来者长着人面羊身,心里暗道:“这世间真是无奇不有,什么怪模怪样的生物都有。”

     这时又听到刚才的声音传来:“冥雀兄放下那个人类小子,咱们先取出宝物,然后远离此地,再作打算如何?”

     冥雀抓住着帝丏向高空冲去,口中说道:“这个好说,段兄先帮我挡住那几只跳蚤,待我脱身之后,我再将宝物双手送上,段兄你说此计如何?”

     帝丏接着又听到段恒说道:“好说,好说”,却见段恒双腿一蹲,猛地向上一蹿,身体像枚炸弹一样向冥雀射去,口中又说道:“此计甚好,只是有些东西攥到自己的手里,心里才觉得踏实。”

     段恒话音刚落,一只巨大的爪臂从高空拍落,接着一道低沉的声音说道:“东域的凶兽,威名震四域,没想到却是一群打家劫舍的强盗,这让人大跌眼镜啊。”

     帝丏循声看去,只见天空中一张追天蔽日的肉翼从云层中显现出来,一只长着两只鹿角小山般大小的头颅上,一张巨嘴猛地一张,一口龙息喷了下来。

     冥雀心中一颤,差点从空中掉了下来,慌忙稳住身形,抬头看去,一条长度不知道多少米的黑色巨龙从空中俯视自己,黑漆漆的龙息如瀑布般扑面而来,冥雀身上一阵青光闪烁,祭出本命力量,身形化成一道青芒,向右边猛逃,堪堪躲过一劫。

     “西域至强者,有“‘大地守护者’”之称的黑龙家族怎么会出现在东域。”一声惊叫从下方传来,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哀嚎。

     原来段恒想出其不意跳到空中把冥雀拉下来,没想到半路杀出一尊杀神,一口龙息喷到自己的身上,强横无匹的腐蚀力使自己皮开肉绽,不由又惊又怒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