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帝丏
    帝丏按理来说不算是地地道道的圣魂村人,这事要从八年前说起。

     八年前,大荒深处传来惊天动地的打斗声,剧烈的战斗使得大山崩塌,河流改道,尘埃遮天。无数生活在山脉深处的巨禽猛兽从山中仓皇出逃,就连那些身为一方霸主的蛮兽都纷纷离开自己的老巢,向海加洛斯山脉边缘地带逃命,那时村里的第一勇士哈维正带领村里的高手在山里打猎,突然涌出的兽潮几乎和他们擦身而过,辛亏哈维对那个地方十分熟悉,紧急带领众人躲进一个入口狭窄险峻的溶洞,才避免遭遇兽潮的灭顶之灾。

     山脉深处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身在数十万里之外的哈维都能够看到的几道模糊的身影在天地尽头盘旋搏斗,甚至战斗余波使他视野尽头的几座山头轰然倒塌,万丈高的尘烟遮天蔽日,突然提高的河床上河流倒灌,滔天的洪水瞬间吞噬群山,入眼出处一片汪洋。

     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战场上败退而逃,只见此物长有一条巨腿,气身如巨牛,头上无角,黝黑全身荧光闪闪,一道长达数百米的恐怖伤口,从腿部延伸到腹部,强横的愈合能力使闪着银光的血液迅速凝固结痂,每次跳跃都要越过几座大山,如雷鸣的吼叫几乎让狩猎小队昏厥过去。

     此兽是亚夔,是上古神兽夔的遗种,擅长光系魔法和音波攻击,一个光系魔法能使照亮半边天空,炙热的能量能使河流干枯,一声雷吼能振断山脉,可惜跟其他的上古遗种一样,生育能力十分低下,所以异常罕见。

     激战一直持续数天,直到第八天战斗终于结束,哈维从溶洞爬了出来,立刻让其他村民回去查看小村安全现状,自己张开气劲之翼,向战场深处飞去,足足飞了两日他才来到战场边缘,只见这里山峦断裂,河水干枯,生机全无,一片狼藉,特别是战场中央更是陷入地下数百米之深。

     哈维震撼地看着战场,心里寻思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些绝强的生物如此拼命,莫非是出了天才地宝?

     想到宝物一词哈维瞬间变为拾荒者,匆匆地向中央深坑飞去。

     来到深坑底部,首先映入哈维眼帘的是一块房屋大小散发着微光的巨石,石头被削成两半,上半部分不见了踪影,露出石头中央脸盆大小的凹槽,里面空无一物。

     果然出了宝物啊,可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珍宝会长在石头里,算了,那样的宝物就算送给自己也没那个实力从这里带走,看着四周那些奇形怪状的巨大的足迹,哈维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有实力来分一杯羹。他边想边伸手这里摸摸,那里敲敲,当敲到石槽中央位置时,石槽后面发出空洞的咚咚咚声,哈维心里一阵激动,体内气劲涌动,一招战神之锤击打槽底,嘭的一声巨响,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让他虎口欲裂,咝,不愧是孕育出天才地宝的石头啊,居然会反弹气劲,幸好自己才用五成气劲,不然自己这两条手臂就交代在这里了,想到这里哈维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哈维围着这个石槽踱着小步,一边仔细地观察着石槽的结构,一边在脑海里苦苦地思索着解决办法,突然,石槽底部一个微微凸起的石锥引起了哈维的注意,这个石锥位于石槽底部十分边缘的位置,击打底部很难触碰到它。通过仔细观察,哈维发现这个石锥中部有一个针眼般大小的小孔,而且石锥顶部有断裂的痕迹,哈维好奇地用手轻轻一按,奇怪的咕噜咕噜的声音从石壁后面传来,就像生物吞咽的声音,而且石槽底部的微弱的光芒快速汇集到石锥顶部,顺着管道流入里面,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几分钟,到了最后石槽变得暗淡无光,就跟普通石头一样。哈维好奇地轻轻一按石槽底部,咔嚓一声石槽底部应力而破,露出了一个小石坑,石坑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土龙蛋大小的白色的石蛋,黑黝黝的毫无光彩,一根石管连接在石蛋表面。

     哈维正打量着石蛋,一声兽吼传来,哈维脸色一变,这才想起逃避战火的那些魔兽和蛮兽此刻应该回来了,一想起那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兽潮,冷汗立刻冒了出来,一把抱起石蛋放进随身布袋,拿出简易的单程传送卷轴猛地撕毁,一阵乳白色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躯消失在原地。

     片刻过后,在数十万里外的圣魂村中央的木楼前,一阵虚空蠕动,木楼里五个毛发花白老态龙钟的老者募地睁开双眼,咻咻咻几声,齐齐飞出窗外落在院子里,注视着蠕动越来越快的虚空。这几个老叟便是村里的护村长老,活了几百年了,修为都达到大成境界。至于他们的真名早已被人忘记,村里的人都以长老称呼他们,其中身着青麻长衫的大长老开口道:“老朽都不记得多少年没有看到有人启动祖宗传下来的宝贝了,这东西用一份少一份,好像只有对村里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才有资格携带,希望后辈们不要浪费这宝物。”

     “大哥你就别瞎操心了,后辈们再没个轻重也不会拿这么贵重的东西来开玩笑,估计是有人遇到了大麻烦,我们且等人来了在做定夺,哼哼,如果真是有人暴殄天物,我们几个老骨头也不是那么好交代的。”身材矮瘦的大长老三长老接着道。

     “三弟说得有理,前几天村外不太平啊,虽然老祖宗用莫大法力将圣魂村屏蔽起来,我还是感应到了几股恐怖的气息从万里之外传来,现在想起来心里都觉得可怕。”二长老相对其他几人要年轻得多。

     “二弟修为精纯,我等惭愧啊。”大长老满意地看着自己这个二弟,他是几个人中最有望突破到圣级强者的火系大魔导师,其他三位老者也点点了头,脸露欣慰之色。

     就在这时,光芒渐弱,虚空中一道身影渐渐地化为实体,哈维强压下肚中翻滚的食物,甩了甩昏昏沉沉的头,尽量克制传送带来的不适感,环视着四周,接着他双脚一跪磕起头来,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几个老者就是村里的活化石,也是村里的武力保障,平时只是听老人提起过,哪有机会见得着本尊啊。

     “晚辈哈维向几位老祖宗请安,祝几位老祖宗身体安康。”哈维诚惶诚恐地拜着礼。

     “哈哈哈哈,小伙子快起来,你这次可把我们几个老骨头急坏了,快说说你到底遇到什么事情让你连祖上传下来的宝物都用上了?”大长老满意地看着面前这个懂礼数的小伙子,朗声笑道。

     “各位老祖如此这般这般……”哈维见老祖宗问起自己用传送卷轴的缘由,当下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讲给几个老者听。

     随着哈维的陈述事件经过的深入,几位老者脸色越来越严肃,当哈维讲到如何发现石蛋的时候,几位老者心里猛地一颤,大长老枯枝般的手在空中微微一召,白色的石蛋便突然出现在他手中,几个老者迫不及待地把头湊了过去,仔细地打量着这枚看上去平淡无奇的石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哈维尴尬地仵在原地看着几个老祖宗翻来覆去地研究着那枚石蛋,自己这个石蛋的发现者倒成了透明人,直到过了三个时辰,大长老才想起哥几个把石蛋的原主人晾到一边了,于是笑咪咪地对哈维说道:“小哈维啊,你先回去休息吧,这枚石蛋事关重大,就先放在我们几个老骨头这里,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去跟村长提,就说是我们几个老骨头吩咐的,唔,顺便叫村长过来,我们有事找他。”

     “晚辈定会把几位老祖的话传到,”说完哈维便离开了木楼,急匆匆地来到村长家,把几位老祖宗的话复述给村长听。

     村长名叫哈利,是哈维的亲叔叔,修为达到了武帅王级别,当他听完哈维的传话后,立刻火急火燎地赶往几位老祖宗住处,因为除非十分紧急重要的大事,否则几位老祖宗是不轻易召见自己的。

     “圣魂村第一千零八十代村长哈利向几位老祖宗请安”。

     “哈利来了啊,快进来吧。”

     哈利心里寻思着几位老祖宗究竟为了何事召见他,毕恭毕敬地走进木楼,垂手而立。

     “不用这么拘礼,你也过来看看,这个石蛋是哈维从山脉深处带回来的,我们几个老骨头研究半天都没个头绪,你这几年接触不少山里的东西,兴许你能看出这东西的来历。”

     青衫老者招呼村长走到他身边,指着桌上的人石蛋说道。

     哈利仔细地观察着石蛋,大脑高速地运转起来,他搜遍了记忆中的每一个角落,把以前见过的所有带圆的东西都拿来和眼前的石蛋相比较,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与之相对应的东西。他放下石蛋,把目光投向几位老者摇了摇头,呆坐在木凳上。

     几位老者见此也默然地坐着,过了好久,哈利率先打破沉默道:“各位老祖,既然我们都不知道这个石蛋到底是何物,作为天材地宝伴生之物,这个石蛋想来也不平凡,不如就放在你们这里慢慢观察,总有弄明白的一天。”

     “看来只有这样了,这件事情暂时保密,你做好哈维他们一行的思想工作。随便来犒劳一下他们,他们几个也很不容易。”

     “哈利谨尊教诲,”说完哈利告别几个老者,自去对哈维一行人作了一些交代,此事不多赘述。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一个晴朗的夏夜,月华依旧如血,村民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慵懒地把身体塞到藤制躺椅上,享受着凉爽的徐徐夜风,小孩们满院子追逐嘻闹,一群被驯服的魔兽傲慢地踱着步子,来回穿梭在人群中。

     突然,天上云海沉沉,雷声隆隆,滚滚的乌云中电光闪现,无数条手臂大小的电蛇击到圣魂村上空的气劲护罩上,密集的电蛇攻击使护罩微微震动,一条水桶粗的红色闪电击击透护罩,电弧落到圣魂村最高的木楼上,顿时引起熊熊大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几道身影伴随着长啸声划破夜空,从燃烧的木楼飞出,落在周围几栋民房房顶,右侧身穿白色长衫的四长老朝木楼虚空一指,一条巨大的水龙脱手而出飞到木楼上空化成水幕,很快就浇灭了大火,就在此时,木楼里面传出万丈土芒,一阵清香冲击着人们的嗅觉,村民们贪婪抽动鼻子吮吸着空气里的清香。

     咻咻咻几声衣袂破空声响起,房顶上那几位老者复又扑进木楼,村民们也好奇地跟了上去,只见一枚白色的石蛋躺在地上,布满裂痕的表面电弧缭绕,刺眼的土芒从蛋壳里迸射而出,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

     “天材地宝要出世了!”,所有人的心中都有这样的念头,众人脖子拉得长长的,死死地盯着石蛋。

     “还傻楞楞地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加持护村大阵,不要让一丝香味一线土芒透露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苍老的喝声刚落。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兽吼声和奔腾声远远传来,众人脸上一片死灰之色,慌忙奔向几个大阵节点,输入自己的法力。好在这个护村大阵是十万前几个圣级强者和各族大能共同花费数年布置的,加上这这么多年来厉代高手不断完善,使大阵固若金汤,再加上大阵屏蔽性强,高阶蛮兽以下的大荒原住民即使闯入阵中,也会被误导往别处去,不会被发现。只要核心动力不枯竭,大阵就会永远维持下去。

     此时木楼内,石蛋表面蛋壳彻底裂开,香味一下达到了极点,被青衫唤为二弟的老者隐约感觉卡住自己突破的瓶颈有所松动,突破到圣魔导师指日可待,受益的不光是老二,其他凡事笼罩在香味之内的村民都收益非浅,有的直级晋升一级,村里到处欢声笑语,与村外焦燥的魔兽吼声形成鲜明对比。

     当石蛋里的光芒消退过后,当场众人顿时集体石化,只见蛋壳里蜷缩着一个类人类小孩,为什么说是类人类呢,因为在艾汀大陆,人类基本上都长得金发碧眼和高鼻大梁。可眼前这个婴儿却长着满头黑发,小巧玲珑的鼻子,黑幽幽的眼珠,琥珀般晶莹剔透的黄皮肤,更重要的一般小孩出生都会伴着哭声,可这婴儿一出世用就黑幽幽的眼睛注视着众人,一点都不像刚出生的婴儿,撇开其外貌不说,就说这孩子的出生方式也很难把他归为人类啊啊啊!

     “这宝物怎么长得跟人类一样啊?”有的村民好奇地问道。

     “你才是宝物,你全家都是宝物”一声稚嫩的声音从那突然开合的小嘴里迸了出来。

     又一次集体石化,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哪有刚出生就能如此流利地说话啊,众人心里又是惊讶又是好奇,就连那几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的大脑都在一瞬间暂停服务,众人大眼瞪小眼,震惊,愕然和不解的表情不断地在脸上转化。

     “难道真是宝物成精了?”好奇占据理智的村民再一次开口。

     蛋壳中的黑眸婴儿翻着眼白斜了他一眼,随即一阵土黄色的光芒瞬间将蛋壳连同男婴包裹起来,过了盏茶时分,光芒散去,地上的蛋壳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个散发钻石般光芒的男婴。

     “几位老祖,这孩子如此怪诞,难道果真是宝物成精了?”村长扶额问道,这几天真是怪事连连,活了将近百载,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不管是与不是,他现在也是条鲜活小生命,是圣魂村的一份子,以后大家一定要善待他,不能有其他的想法。大长老看着周围泛着绿光的村民严肃地说道。

     “几位老祖请给孩子赐个名吧”村长把男婴抱着怀里。

     “他是大地所孕,为大地所娩,本来应该叫他地娩,为了免俗就叫他帝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