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初遇尼尔华德
    “大荒大荒,十步虎卧,百步虫僵,圣者陨落,万国举殇。”在不落王朝临近大荒之地的一个边陲重镇中,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群小孩一边唱着这首民谣,一边蹦蹦跳跳地沿着大青石条铺成的街道向前跑去,尽管这首民谣小镇的人们听了无数次,此时听到孩子咏唱还是不由得脸色一变,因为大荒的传说就发生在离这不远的海加洛斯山脉。

     海加洛斯山脉,又称屠神山脉,位于艾汀大陆的西北部蛮荒禁地边缘,无人知道海加洛斯山脉到底有多大,人们只知道那个地方是通往整个大陆最为蛮荒的和令人闻风丧胆的禁忌之地蛮荒禁地的重要门户,据说那里古木参天,终年遮天蔽日,瘴气肆虐,更有蛮荒之兽盘恒其中,即使是艾汀大陆代表着最强大的武力代表---各族圣级强者都不敢涉足半步。

     十万年前,曾有几位圣级强者联手带领各族大能组成的远征军闯进海加洛斯山脉,最后全都杳无音信。数月之后,一头被激怒的独角蛮兽王冲出山脉,所到之处一片血海,临近海加洛斯山脉的不落皇朝的几个城邦全都被毁灭殆尽,到处哀鸿遍野,生机断绝,最后各族大能在大陆仅存的五位圣级强者的带领下,与独角蛮兽王血战数日,在付出两大圣级强者陨落及各族大能死伤无数的代价后,方才取胜。

     然而战火并没有因为独角蛮兽的倒下而停息,各族为了争夺蛮兽尸体的分配优先权,不惜再次重燃战火,最后在三大圣级强者的斡旋下才各自收兵,并联名出台一条禁令,严禁任何种族靠近海加洛斯山脉,违者共诛。

     十万年过去了,此时海加洛斯山脉一处叫血色山谷中,一头房屋般大小的铁脊蛮猪正在丛林中仓惶窜逃,沿途数十人合抱大小的古树被它头上两根寒光缭绕的獠牙轻轻一撩,顿时木屑纷飞,轰然倒地,析居在这片森林的飞禽猛兽,早已逃之夭夭。

     “喂,小猪猪,你别跑呀,咱们再战三百回合”,一声稚嫩的童音从铁脊蛮猪的身后传来,铁脊蛮猪如闻催命符咒,更加没命地向前奔去。在它身后一个胖嘟嘟的男孩一边飞奔一边叫道,这一人一兽不停地在丛林中穿梭着,激起漫天的枝叶和尘土。

     当铁脊蛮猪逃到一个幽深的湖边时,一阵浓烈的危机感占据着本不十分灵光的脑海,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从湖里猝然窜出一只巨型脑袋,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一口便将铁脊蛮猪吞进肚里~~~~~~~~~

     “啊呀呀,你这不要脸的爬虫,快点还我的猎物”,胖嘟嘟的小男孩一见铁脊蛮猪被吞食,顿时不乐意了,迈着两条粉嫩的短腿,恶狠狠地向湖中之物扑去。

     尼尔华德,也就是湖中巨型脑袋的主人正感谢兽神苏拉斯恩赐它丰盛晚餐的时候,一声恼怒声传来,一向谨慎入微的尼尔华德菊花猛地一紧,慌忙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粉嘟嘟的肉球正向自己雷霆万钧般地撞来,一看来人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尼尔华德怯意顿消。

     蠢虫?小猪猪?尼尔华德看着眼瞳里越来越放大的小肉丁,它的心中顿时一片黑压压的鸦兽飞过,“要是有人知道我伟大的尼尔华德大人被一个小屁孩吓得屁滚尿流,不,是稍微紧张那么一点点,那还不让那几个老家伙笑掉大牙?”,尼尔华德心里都有点鄙视自己这几年确实有点胆小过头了。

     “喂,那谁家的小屁孩,快点滚出我的地盘,不然我不介意大餐后再来点糕点。”尼尔华德纳闷地喊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没轻没重地乱闯,难道不知道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的危险性吗?就算不知道其他的强横的魔兽,难不到不知道我蛟龙,额,好吧,很快就成为蛟龙的伟大的尼尔华德大人的威名吗?

     话声刚落,“嘭”的一声,人型糕点如炮弹一般撞进尼尔华德的血盆大口中,尼尔华德顿时懵逼了,历来都是猎物拼命地逃离被吞噬的命运,哪有主动将自己送进别人胃袋的。

     “好吧,命运眷顾自己的时候,真是挡都挡不住”尼尔华德吧唧吧唧地咂了咂嘴,慢慢地潜入水中,作为活了几千年的妖兽,尼尔华德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那就是尽量不要把自己暴露在水面太久,虽然自己一身鳞甲坚如寒铁,但空中那些巨无霸的利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撕碎自己,所以精明的尼尔华德通常呆在水底自己的老巢里,就算挨饿也不会轻易离开这个湖泊,尽可能地降缓身陈代谢,把巨大多数的时间都用来沉睡。

     今天是休眠后醒来的第一天,刚从沉睡中转醒,一阵阵剧烈的震动便从岸边传来,尼尔华德知道这是有魔兽在陆地上奔跑,这样的情景便不多见,于是它小心翼翼地游向水面,露出双眼一看,一头只有五阶的铁脊蛮猪正向湖边疾奔而来。

     这是个难得的捕食机会,作为资深机会主义者,尼尔华德那拥挤的脑洞立刻准确地作出判断,五阶的魔兽对于高达八阶的尼尔华德来说,那是再好不过的捕食对象,平常陆地上低阶妖兽都是远远地避开这个寒水湖,胆小如鼠的尼尔华德又不敢离开湖面,自己简陋的菜单上只有湖中的小鱼小虾,今天正好可以添一道新菜谱,所以尼尔华德绝不会放过这天赐良机,毫不犹豫地出击,一口吞下了连快递费都免了的铁脊蛮猪。

     本来这是个完美的收场,可是后面那个小孩是怎么回事?事出无常必有妖,活了几千年的尼尔华德十分明白这个道理,刚才那个人类小孩主动地跑进自己的胃里,这让他烦躁不安,心里总觉得这样的剧情有那么一点熟悉,尔华德不安地扭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激起千层巨浪拍打在岸上,湖边几只寻觅食物的彩色斑斓巨鸟,被湖水一下拍进丛林里,发出震天的哀嚎声,尼尔华德此刻完全没心情去评价巨鸟的哀嚎声和他们美丽的羽翼是不是有任何的违和感,他忙着反刍胃里的食物,希望把胃里那令自己不得安宁的元素排出体外。

     就在尼尔华德十分惶恐的时候,一阵绞痛从胃里传来,高达八阶的尼尔华德绝不会因为进食后消化不良而引起不良反应,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胃里有活物正在破坏自己的胃壁,铁脊蛮猪?绝对不会,看着自己凸起的毫不动弹的腹部尼尔华德果断将铁脊蛮猪排除,尼尔华德又想到了那个小孩,顷刻间尼尔华德顿时魂飞魄散,因为尼尔华德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一年前挚友七阶毒蚺王特伊洛夫在血色山谷吞食一个晶莹剔透的人类小孩,当它刚爬回自己的巢穴便被吞食掉的小孩撕裂肚子后拖着蛇胆从里面钻了出来。当时特洛伊夫还没有死透,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蛇胆被小男孩喝了个精光,并且把他多年来收集的宝物洗劫一空。

     尼尔华德的胆小在这方圆百里是出了名的,因此他没少被丛林中的高阶魔兽羞辱耻笑,但尼尔华德并不是一点优点都没有,他是一头有尊严青蛟,而且是一条讲义气的青蛟,为了朋友可以可以两肋插刀,当然必要的时候也不介意在朋友背后开两个洞,当他听到挚友出事后,立马前往助拳,但当他火急火燎地赶到特伊洛夫巢穴之时,好友早已变成了一段段冰冷冷的残尸,好在整个过程被癞疤毒龙梅洛克看到,尼尔华德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奇珍异宝才从这条贪得无厌的臭虫那里打听到挚友的死因,尽管尼尔华德不相信一个人类为什么跟宝石一样闪闪发光,更怀疑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能徒手撕裂一条七阶毒蚺的可能性,但他的心里仍旧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此时的尼尔华德被吓得肝胆俱裂,自己还差两阶就能彻底化龙升天,这时候把小命丢了他找谁哭去,恐惧在他的意识空间里蔓延并迅速战胜他作为一方霸者的尊严,尼尔华德慌忙向肚中传递求饶的意念,经过一番严正交涉过后,尼尔华德不得不和小男孩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蛟的不平等契约,方才保住一条小命。

     度过几千个岁月的老尼尔华德垂头丧气地游到岸边,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好让肚子里的小祖宗能够顺利的走出来,过了片刻,一阵阵恶心的呕吐感吞噬着尼尔华德的意识,他知道胃里的小祖宗会给自己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直到尼尔华德坚持不住了的时候,全身湿漉漉的人类男孩才慢悠悠地从他嘴里走出来,当尼尔华德看清这个如瓷娃娃般的小怪物兼小主人手里拽着的刚吞下不久全身裹着黏糊糊胃液的铁脊蛮猪时,心里顿时有千千万万只一种名叫羊驼低阶草食妖兽奔腾而过,感情这半天的罪自己是白挨了,还有小主人你这是闹哪样?你确定要把那头已经被胃酸侵蚀变样的铁脊蛮猪带回家?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才能这么牛气,这是要叼炸天的节奏啊。

     吐槽归吐槽,但尼尔华德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当前最需要解决的事情是想办法稳住小主人,使自己的身家性命得到足够的保证后才行,天知道这个小怪物兼小主人会不会突然反悔将自己的脑袋塞进**里,一向谨慎至微的尼尔华德绝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于是脸上挤出了菊花残般的笑容,尽管他不知道小主人能不能分辨自己的笑容。

     “唉”小男孩心里十分的糟糕,眼看自己的捕猎计划就要成功了,不料被这头愚蠢的巨型爬虫横插一手,让自己这几天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看着眼前那具小山般大小的铁脊蛮猪尸体,小男孩心里十分肉疼,特别是看着上面那层厚厚的黏液,一个大大的井字布满了额头,此时他恨不得将这条蠢虫碎尸万段带回去交差算了,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身体情况,小男孩打消了暴揍尼尔华德的念头,转身朝丛林走去,也许这条愚蠢的爬虫将来会有大的用处。

     尼尔华德二话不说立马跟了上去,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小主人的心中留下下良好的形象,站好队形对于这头活了几千年的老滑头可不是什么难事。

     “主人我们去哪里?”尼尔华德一时没管住自己的嘴巴,脱口问道。

     “你要先学会什么时候该张嘴,什么时候该闭嘴,不然我不能保证不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是的。我的主人”

     “滚回你的老巢去,不然我拔了你的皮”

     “好的,主人”

     尼尔华德闻言如蒙大赫,转身就向寒水湖方向冲去,巨大的身躯把路上的巨石和古木花草,全都碾成齑粉。

     “如果你在十年内还达不到化龙境界,我不介意用你的皮做几副盔甲,用你的筋制几张巨弓,至于你身体的其他部位,我想海加洛斯山脉外很多人都会很敢兴趣的。”

     稚嫩的声线和老气横秋的语气重重地捶打在青蛟的心房,尼尔华德一个趔趄,十年?自己停留在八阶快两千年了,十年能突破到十阶化龙境界,要不要这么逆天,要是进阶这么容易,那我这几千年岂不是全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不说十年,就算给我一百年也绝不能突破到十阶化龙境啊,难道是小主人余怒未消,这是要用我十年的恐惧来惩罚我吗?哦,万能的苏拉斯,请你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