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归 来
    科兹莫上前用腰间的匕首,动作娴熟地把翼虎剖开,从头颅里面拿出一枚青色的魔核,递到帝丏的面前,温和地说道:“孩子,相逢即是缘,大叔匆忙出门,身上没带什么礼物,这颗魔核就作为大叔的见面礼吧。”

     巴特两眼放光地盯着魔核,口里的哈喇子又流出来了,这可是四阶魔核了,平时能见着就算是天大的缘分了,用它去换金币,下辈子的生活都不用发愁了。

     帝丏笑着推脱道:“这怎么能行呢,大叔的救命之恩,就是送给帝丏最好的见面礼。”

     科兹莫见帝丏宝物在前,脸色镇定,眼中纯洁无暇,无一点贪婪之色,心中对此子更加满意,起了招贤之意。

     于是上前将魔核硬塞到帝丏手里,微笑道:“孩子,以后有机会到图尼斯城,一定要到怀特世家来作客,我们怀特家族永远欢迎你。”

     帝丏笑道:“那帝丏多谢大叔美意,帝丏将来一定会登门拜访。”

     科林见二叔将如此珍贵的魔核送给那两个贱民,心里十分不满,但又不好发作,只好用一双充血的眼睛瞪着帝丏二人,心里冷冷道:“今日这番耻辱,我科林来日定当加倍奉还。”

     帝丏把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于是一把拉过巴特,跟众人告了别,一瘸一拐地向卡达里村走去。

     科兹莫本来想挽留帝丏一起乘飞行舟回去,但被帝丏婉言拒绝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科兹莫嘴上轻轻地念到:“帝丏么,真是个奇怪的家伙。”接着转身斜睨着众人,口中冷漠地道:“我知道你们心中或许有些不服气,但是你们一定要记住,今后再碰到这个人,绝不能主动挑起事端,此子身份不像表面那么简单,绝非池中之物,只能对其示好,不能交恶,知道了吗?”

     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科林。

     “是”,众人唯唯诺诺地答道。科林嘴上应道,嘴里却紧紧地咬着牙,手臂上条条青筋暴出。

     帝丏和巴特二人辞别怀特家族众人后,只恨爹妈少生了一条腿,匆匆忙忙地向卡达里村赶去,其中巴特最心急,他顾不上屁股上的剧痛,卖力地在前面开路,嘴里还不断催促帝丏。

     帝丏哭笑不得的看着前面的巴特,真是胖子身上的贪财和怕死这两样性格,巴特都占尽了,今天早些时候又不见你这么积极。

     撇了撇嘴,帝丏问道:“额,胖子,你对怀特家族的了解有多少?”

     巴特继续用砍刀一边开路,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他们以家族自称,想来应该是个大家族。”

     帝丏点了一下头,看他那一瘸一拐的样子,心里生了恻隐之心,开口问道:“额,胖子,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走?”

     巴特头也没回,吭哧吭哧地喘着气,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头上滑下,口里断断续续地说道:“咱们...快走吧,要...要是那些人追...上来了,我...我们就...就完了。”

     帝丏真担心这家伙累出毛病来,又追问道:“你确定没事?”

     巴特摆了摆手,用手扶着路边的树干,蹒跚着向前走去。

     帝丏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那么大的脑袋里不知道装的什么,反正脑子肯定不够用,要是怀特家族的人要追杀自己,就算你跑得再快,能跑过别人飞行舟?

     两人在森林里走走停停,餐风露宿,饿了就摘点野果充饥,渴了就喝山泉水,直到第三日中午,两人才走到禁忌之森和卡达里村的交际处。

     “看,那个小山后面就是卡的里村,哈哈哈哈,我们终于平安回来了!”刚从密林里走出来,胖子便指着远处一座小山大笑道。

     帝丏心里也很高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走出森林,融入文明世界,他心里特别期待和兴奋,他一把抱住巴特,激动地吼道:“哦也,胖子,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

     “是啊,哈哈哈”

     巴特说完突然觉得不对劲啊,于是转头迷茫地问道:“小哥,你为什么要说“我们”呢,你好像不是卡达里村的人吧。”

     汗~~狂汗~~~瀑布汗~~

     帝丏那个尴尬啊,支支吾吾地说道:“额...这个..我说胖子啊,有些时候不要太在意细节嘛。”

     接着他急忙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家里有哪些人啊?”

     “家里就只有我和妹妹,还有爷爷奶奶,爹和娘又一次进山采药,就没再回来过了。”

     巴特说完,眼里亮晶晶的,心情十分低落。

     帝丏仰着头拍了拍巴特的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住,胖子,戳到你的痛处了。”

     巴特感激地看了一眼帝丏,摇着头道:“小哥你别自责,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巴特虽然想念他们,但巴特知道爹娘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可是妹妹和爷爷奶奶还需要我照顾呢,所以巴特要坚强地活下去,不让他们人挨冻受饿。”

     帝丏亮晶晶的黑眸里早已布满了雾气,他甚至有点羡慕巴特这世上还有值得他守护的人,而自己身边的人,全部都葬身在那次惨烈的战斗中了,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地活着。

     低头揉了揉眼睛,帝丏率先向卡达里村跑去。

     过了一会儿,帝丏两人来到了卡达里村,站在村口,方眼望去,茅屋成片,芳草萋萋,小桥流水,种豆剥莲,鸡鸣犬吠。

     这文明社会中的村子跟圣魂村没什么不一样嘛,帝丏撇撇嘴,满眼的失望。

     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在村子的中央,有一栋房顶尖尖的建筑,而且这个建筑明显比周围其他的房子要高端大气得多。

     于是帝丏指着村中央那栋建筑问巴特:“胖子,中间那栋高大的建筑是用来干什么的啊?”

     “那是教堂,是人们进行祷告和忏悔的地方。”

     “哦,这样啊。”帝丏虽然还不明白祷告和忏悔是什么意思,但看着巴特那付火急火燎的样子,也不好继续追问。只能讪讪地跟在胖子的后面,向村子疾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