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巴特受辱
    帝丏有点意外啊,感情这胖子还有这一手,居然是个泡妞的好手啊,这不连对方的家长都搞定了,接下来就应该是找人上门提亲,然后顺理成章地结成连理,成为一个佳话。

     “亚伦少爷,这边请!”

     就在帝丏陷入歪歪中的时候,一道谄媚的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几个穿戴整齐的家丁,肩上挑着几口红色大箱子,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正扶着一个面如冠玉,神情傲慢的锦衣少年,缓步向院子走来。

     本来卡达里村就不大,平常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传得沸沸扬扬,如今这行人这么大的阵仗,早就被好事的村民传了出去,于是黑压压的一大群村民,跟在这行人的后面,嘴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不是塔伦米格镇上的亚伦少爷么,他今天怎么屈尊到我们卡达里村来啦?”

     “是啊,亚伦少爷可是镇上第一富商爱德华·亚伯拉斯的独子,将来可是要继承亚伯拉斯家族庞大家业的人啊!”

     “亚伦少爷可是金贵之躯,怎么会到我们卡达里村来?”

     “亚伦少爷肯定是冲着珍妮来的。”

     “......”

     待一行人走进院子,中年管家清了清嗓子,趾高气扬地对着院内几人说道:“我家亚伦少爷来这里向珍妮小结提亲,闲杂人等请退出院外,免得败了我家少爷的兴。”

     巴特看着来人,一阵不安涌上心头,尤其是院内红色的箱子,深深地刺痛着他的视觉神经,不用多想,这行人肯定是奔珍妮来的。

     帝丏几人站在院子里,并没有移动半步,冷冷地看着这行人。

     这时巴特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对几人说道:“这...这院子是...是你家的?你...你们来得,别人就..就不能来么?”

     中年管家莫达尔在小镇上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特伦米格小镇谁不知道他是第一富豪亚伯拉斯家族的大管家,平时小镇上的居民看到自己,都要恭敬地喊声“莫达尔老爷”,现在来到卡达里这个破村,居然有人对自己出言顶撞,这还了得。

     于是莫达尔捋了捋衣袖,一个耳刮子就向巴特扇去。

     “啪”地一声,巴特的脸颊顿时高高肿,巴特嘴角蠕动了几下,手艰难地扬了起来,但举了半天,却没有勇气扇过去。

     莫达尔本来看到巴特准备扬手打自己,心里顿时紧张一下,急忙往后退了几步,但当他看到巴特迟迟不敢打自己的时候,顿时又把脸伸了过去,口中嚣张地叫到:“哟嚯,不错啊小子,还敢还手啊,你倒是打啊!”

     巴特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经常到镇上卖药材,自然知道莫达尔的地位,所以真叫他动手,他却没那个胆量,所以他用眼角偷偷地瞄了一眼珍妮,最后还是垂头丧气地走到了院外。

     锦衣少年见景嘴角高高扬起,随即又严肃地呵斥莫达尔道:“莫达尔不得无礼,我们今天是来做喜事的,别去理会此等贱民,败了本少爷的好兴致。”

     莫达尔马上换出衣服笑脸,恭敬地道应道:“是,少爷”

     随即狠狠地瞪了帝丏几人一眼,退到了一边。

     锦衣少年随即向伯雷施了一礼,道:“岳父大人,小婿有礼了。”

     自打亚伦一行人来到自家院子,伯雷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塔伦米格小镇第一富商的独子倾心,这真是祖上冒青烟的好事啊!

     此时见亚伦如此谦逊有礼,心中好感猛涨,于是开心地大笑道:“哈哈哈,承蒙亚伦少爷错爱,快快到屋里坐。”

     随后转头对珍妮说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给亚伦少爷沏茶去。”

     从亚伦一行到来后,珍妮的心中一直在进行天人交战,一方面,自从娘死后,巴特这些年来没少照顾自己爷俩,对自己白般依顺,她又怎会不知道巴特对自己的心思,而且自己心里也喜欢这个勤快热情的胖子,如果自己答应亚伦提亲,肯定会伤害巴特。

     另一方面,倘若自己真嫁给亚伦,以后就不用再为吃穿发愁,而且身份从一个村姑变成富贵人家少夫人,成了小镇的贵人。

     此时见父亲催促自己,她一咬银牙,用眼角瞟了一眼院子外面的巴特一眼,低着头匆匆地向里屋走去。

     巴特见珍妮往小屋走去,脸色顿时一片死灰色,心中犹如遭万斤重锤,这些年来,自己进山采药,一来是为维持家人的生计,二来也是为了接济珍妮爷俩的生活,只为有朝一日,能够将珍妮娶回家。

     所以一直以来,不管采药有多么的辛苦和艰险,巴特心里都热乎乎的,毕竟心里装了另外一半,然而当他看到珍妮走向小屋那一刻,他就明白了自己这些年做出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巴特痛苦地抱着头,慢慢地蹲在地上,小声地哽咽起来。

     “珍妮,你真的就这么绝情吗?”

     蒂娜从亚伦一行人的到来,直到现在,她的头都是晕乎乎的,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镇上那个风流少爷怎么会看上自己哥哥喜欢的女人,更不敢相信一向对自己兄妹两人无比亲切的伯雷大叔,宁愿不顾巴特的感受和女儿的幸福,毫不犹豫地默认了这门亲事。

     此时她看到珍妮向里屋走去,不由焦急出声地质问道。

     珍妮闻言,脚步一顿,愧疚地说道:“对不起娜娜,我实在是不想再过这样的苦日子了。”

     说完,快步走进里屋去了。

     蒂娜追了上去,继续愤懑地质问道:“难道我哥哥这么多年,对你们的付出还少吗?他哪次回来,没给你们带回山货?这么多年来,是谁接济你们度过难关的”

     珍妮红着眼,低着头站在门边,心中也觉得十分愧对巴特。

     伯雷见状,怕女儿割舍不下和巴特的情分,做出傻事来,得罪了亚伦少爷,于是出声喝道:“我家珍妮的事,什么时候轮到这乳臭未干的丫头来指手画脚?巴特不就是给我们几样山货么,来日我亲自到府上,双倍奉还。”

     这是亚伦接过话道:“岳父大人,何须等到日后。”

     随即转头对身边几个仆人吩咐道:“去拿点银子,把外面几个要饭的叫花子打发掉,免得在这里影响少爷我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