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教训
    伯雷笑道:“亚伦少爷真是太仁慈了,那个穷小子只送给我家一些不值钱的山货,顶多值一两银子。”

     蒂娜闻言怒道:“一两银子么?刚才我哥哥送给你的高阶药草,恐怕就不值一两银子吧?”

     伯雷尴尬地一笑,随即脸色铁青地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往院子一扔,口中喝道:现在你们可以滚出我家了。

     这时亚伦也走到门边,冷冷地说道:“给你们三息的时间,从这里消失,否则......”

     “否则怎么样啊?我的亚伦少爷?”

     帝丏早就想出手教训这帮人渣了,只是他想让巴特彻底看清伯雷一家的嘴脸,所以一直静静地站在院子里,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于是站出来笑嘻嘻的问道。

     亚伦眯着眼,仔细地打量了眼前这个长相独特的男孩,转头问伯道:“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没有尊卑?”

     伯雷恭敬地答道:“亚伦少爷,这个男孩是巴特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野种,咱们不用理他。”

     “野种?难怪长得这么与众不同啊!”

     亚伦说完,率先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其他人也附和着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帝丏动了,只见他身形一动,下一秒便出现亚伦一众面前,跳将起来,抓住几人的衣领,使劲往院子扔去。

     “扑通”“扑通”几声,亚伦一众悉数被帝丏扔到院子里,叠成了一座人山。

     在几人惊恐的眼光中,帝丏笑嘻嘻地来到人山跟前,用脚劈头盖脸地就往几人身上一通乱踢,众人吃痛纷纷大声哀嚎起来,杀猪般的叫声传遍了整个卡达里村。

     直到半个时辰后,帝丏才喘着粗气,气喘吁吁地坐在人堆的顶端,吐着舌头向巴特说道:“我说你就这点出息,天涯何处无佳丽,就这种货色,也让你死去活来的,你丢不丢人啊?”

     巴特早在帝丏出手之时,就知道亚伦几人不会有好下场,但他却没想到,这个小怪物揍起人来,那足以用疯狂来形容啊。

     特别是刚才听着亚伦几人的哀嚎声,他菊花不由一紧,看来当初在禁忌森林,帝丏揍自己那完全小打小闹,顶多算是道开胃菜。

     此时听到帝丏这么一说,巴特心里虽然不以为然,但嘴上却不敢反驳,万一这小怪物正揍得兴起,自己惹他不高兴,顺带着揍自己一顿,那真叫自作自受啊。

     帝丏休息了一会,爬下人推,一脸满足地把伯雷从人推里拉了出来,笑嘻嘻地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谁是野种了吧。”

     伯雷早被帝丏揍得鼻青脸肿,早被吓得魂飞魄散,这时又看到这张恶魔般的笑脸,哪里还忤逆帝丏,慌忙说道:“小英雄饶命,是我没有口德,我才是野种。”

     帝丏满意地点了点头,一脚将伯雷踢飞,然后用脚狠狠地踩着亚伦的手掌,蹲下身来,满面阳光地问道:“我的亚伦大少爷,你说呢?”

     亚伦从小养尊处优,几时吃过这样的苦头,口来哀求道:“小爷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亚伦才是地地道道的野种。”

     帝丏把目光转向另外几人,莫达尔几人如遭点击,慌忙大叫道:“我们是野种,我们才是野种。”

     帝丏看着微笑着看着莫达尔,向他招了招手,莫达尔慌忙地爬到他的面前,猪头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哆哆嗦嗦地地说道:“你......你放过我吧,都是小的狗眼不识泰山,小的该遭此罪。”

     帝丏笑嘻嘻地问道:“刚才你是用哪只手扇我兄弟耳光的,自己伸出来吧。”

     莫达尔闻言如执催命符,不停地磕着头,额上擦破了皮,鲜血直流,口里不停地求饶。

     帝丏笑脸不变,只是语气变得森然,慢吞吞地说道:“既然你有胆量动手,就应该有勇气来承担后果,何须再啰唆,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把你手揪出来?”

     莫达尔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不敢再有半分拖延,哆嗦着伸出右手,惊惧地看着帝丏。

     此刻他的心中悔恨不已,早知道这里有这个小煞星在,说什么也不会主动请缨,陪亚伦少爷来卡达里村,更不会去招惹这个怪物,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就算有,此刻也来不及了。

     帝丏一个纵身,跳到空中,双手擒住莫达尔的手臂,右脚微屈,向上一顶。

     “咔擦”一声,莫达尔的手臂手腕处顿时高高凸起。

     莫达尔一声痛呼,抱着右手在地上不停地滚来滚去,口中不停地哀嚎着,豆大的汗珠自他头上冒出,沾上院里的土粒,样子十分凄惨。

     帝丏则拍了拍手,满意地看着院子躺着的几人,口中喃喃地自语道:“揍人的感觉,真他娘的爽啊!!!”

     说完转身走回亚伦的身边,嘿嘿笑道:“亚伦少爷,你看我动手半天了,直累得我腰酸背痛,你也不能叫我白忙啊,对吧?”

     亚伦一听,感情这家伙揍人了还要向苦主索要辛苦费,顿时一口气没提起来,直接华丽地晕了过去。

     其他几名仆人,看了看在地上不停地哀嚎的莫达尔,转头又看了看晕过去的亚伦,慌忙把头埋进手里,不敢再看帝丏一眼。

     帝丏从亚伦身上搜出一些细软物件,塞到蒂娜和巴特的手里,朝院子几人吐了一泡口水,转身向院外走去。

     院子外面瞧热闹的村民,从开始的不屑和惊讶,到最后的恐惧和麻木,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睛,今天发生的一切,狠狠挑战他们的认知,平时尊贵无比的贵族少爷,此时像条死狗一样,躺在院子中。

     他们一见这个小变态和巴特兄妹两人从院子里出来,“呼啦”一声,逃了个精光。

     今天要数最震惊的人,那非蒂娜莫属,她怎么也不会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会是真的,这个外表如此温和可爱的小哥哥,原来竟是这么的暴力和残忍,从施暴到敲诈,小哥哥脸上一直都保持阳光般的笑容,脸上看不出一点凶戾之气,但下起手来就如狼似虎,简直就是个微笑的恶魔啊,看来自己以后要和这个笑面虎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

     待三人离去后,伯雷才慌忙从地下爬了起来,跑到亚伦身边,将他抱了起来,放到里屋的木床上,用毛巾沾上冷水,敷到他的额上,空中轻轻地呼道:“亚伦少爷,亚伦少爷。”

     怀特家族其他几个下人,也慌忙跑到亚伦的身边,有掐人中的,有上药的,七手八脚地忙着唤醒亚伦。

     过了好一会儿,亚伦才悠悠转醒,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伯雷一脸讨好地站在床前,于是伸手一耳光,扇了过去。

     伯雷看到亚伦醒了过来,于是正好凑过脸去,想问声好,没想到亚伦一个巴掌甩了过来,自己接了个正着,不由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不由恼怒地问道:“亚伦少爷,你因何打我。”

     亚伦冷哼一声,恶狠狠地道:“你个下贱的老东西,既然你那宝贝女儿有心上人了,还引诱老子往火坑里跳,实话告诉,打你是轻的,老子今天还要拆了你这个狗窝。”

     说完右手一挥,几个下人立刻屋里的家具乱砸了一通。

     随后亚伦一甩手,气呼呼地带着一众家丁,狼狈地逃离了卡达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