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帝娜
    走过一条长度只有十数米长的街道,两人来到一栋破旧的院子前面,一条黑色猎犬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呼啦一声从院子里蹿了出来,口里汪汪汪地叫过不停。

     巴特几个箭步上前,一把搂住猎犬的脖子,不停地揉着它的脑袋,嘴里激动地叫道:“哈哈,巴布,想死你了,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

     猎犬一看是小主人回来了,不停地用头拱着巴特,嘴里呜呜呜地轻叫着,不时用一双警惕的眼光瞄着帝丏。

     这时从木屋你走出一对颤巍巍的老夫妇,满眼溺爱地看着院子里正和猎犬嬉闹的巴特。

     巴特站起身来,正准备上前搀扶两位老人。

     突然,一道身影飞快地冲到两位老人跟前,口里大叫到:“爷爷奶奶,帝丏想死你们了。”

     周围一下安静下来,就连那条正准备向帝丏扑去的猎犬都站在原地,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场景,眼里满是不解.

     巴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帝丏再一次狠狠地刷新了他心中的下限,他在心中狂呼道:“你丫的脸皮能再厚一点吗?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节操啊喂!!”

     两位老人先是一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见这孩子长着黑发黑眸,精致的五官,晶莹剔透的黄皮肤,虽然长得奇特,但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心中不由得喜爱起来。

     再转念一想,这孩子是和自己的宝贝孙子一起从禁忌森林回来的,说不定跟自己孙子一样,父母在森林里遭遇了不测,只留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着,刚好被巴特撞见,这才带他回来。

     想到巴特的父母,老妪浑浊的眼里布满了浓浓的悲伤,老来伤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不令人心酸。

     于是连忙把帝丏让进里屋,拿了些平时里舍不得吃的肉干和野果干,使劲地往帝丏的怀里塞。

     巴特心情非常地不好,往常这个时候爷爷奶奶都围着自己喧寒问暖,少不了拿出好东西招待自己,可这次倒好,他们都忙着去招呼帝丏这个外人去了,却把自己晾在了外边,到底谁才是你们的亲孙子啊喂!

     过了一会儿,巴特见还是没有人来招呼自己,只好自己讪讪地走进木屋,进屋一看,见帝丏怀里揣得满满的吃食,巴特一下暴走了,也不管会不会挨揍,几步就冲到帝丏面前,和帝丏争夺食物。

     这时奶奶又从里屋出来,一见巴特在和帝丏争东西吃,这还了得,于是举着手里的拐杖就往巴特的头上咚咚咚地敲了几下。

     巴特正和帝丏抢得欢呢,头上响起了熟悉的咚咚声,只好闷闷不乐地收回双手,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奶奶。

     老人把手里的肉干往巴特怀里一送,口里笑骂道:“别装跟我装可怜,都快成大人了,还和一个孩子抢东西吃,羞不羞人啊?”

     帝丏此时也配合地点了点头,口里说道:“奶奶你可不知道,巴特哥哥在路上老揍我呢,还不给我水喝,对我可凶啦!

     老人闻言,狠狠地瞪了一下巴特,并警告巴特不准再欺负帝丏,便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待老人走,帝丏几下就把吃食放进衣兜里,两眼放光地盯着巴特怀里的食物,突然开口说道:“胖子,你忘记一件事了。”

     巴特警惕地看着帝丏,道:“我警告你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门儿都没有。”

     帝丏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本来我是准备好心提醒你,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算了。”

     巴特好奇地问道:“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帝丏一脸嫌弃地说道:“你前天没擦屁股。”

     巴特闻言,一张胖脸猛地变得通红,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扔,就跑出了小屋。

     帝丏趁机几下就把桌上的吃食收进兜里,蹦蹦跳跳就跑到厨房去了。

     巴特换了一条内裤,黑着脸从里屋走了出来,见桌上的吃食全都不见了踪影,正准备发作,突然一阵脚步声从院子里传来。

     接着一个六七岁大小的女孩,蹦蹦跳跳地跑进屋来,一见巴特,便甜甜地喊道:“哥哥,你回来了,娜娜想死你了!”

     巴特蹲下身子,把小女孩抱了起来,满脸溺爱地说道:“娜娜是不是又到隔壁找尼可玩去了?”

     小女孩笑脸一下变得鼓鼓的,满脸的不快,嘟着小嘴说道:“娜娜才不是去玩呢,娜娜可是去跟尼可的妈妈学做衣服去了,等娜娜学会了,就回来给你和爷爷奶奶缝新衣服,以后就不用再花钱让别人做了。”

     原来巴特的奶奶年事已高,眼力下降得厉害,不能再做针线活,平常一家人的行头,都要花钱请别人来做,这笔花消可真不小,可以用来买好几百斤粟米了。

     巴特的妹妹蒂娜从小就聪明伶俐,当她得知隔壁尼可的妈妈针线活技术是全村最好后,就经常跑到尼可家观摩和学习。

     这时帝丏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嘻嘻地说道:“啊呀呀,我们家娜娜回来了啊!

     “来了,又来了,这股自来熟劲又来了。”巴特脸上爬满了黑线。

     蒂娜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帝丏,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哥哥啊?

     帝丏走了过来,从兽皮袋里抓了一大把吃食,塞进了蒂娜的手里。

     巴特看着蒂娜手里的吃食,脸上狠狠地抽搐着,蒂娜手里拿着的不就正是自己那份吗?这个万恶的魔鬼啊!

     蒂娜心里疑惑不已,嘴上却甜甜地说道:“娜娜谢谢小哥哥了。”

     随即围着帝丏转了一圈,盯着头上是的黑头发看了一会,俏皮的眼珠转了转,奶声奶气地问道:“小哥哥,你为什么跟我们长的不一样呢?”

     帝丏立刻摆出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姿势,口中酷酷地道:“因为你的帝丏哥哥是一个注定成为大英雄的男人。”

     小丫头拍着双手,蹦蹦跳跳地叫道:“哦!哦!,帝丏哥哥你好棒哦!”

     巴特转身逃出小屋,他怕跟帝丏呆在一起时间长了,自己会疯掉。

     帝丏自来熟的劲,很快就博得了全家人的认同,把他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

     就这样,在巴特一百万个不愿意的情况下,帝丏没脸没皮地融入了这个简单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