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手镯
    夜凉如水,夜幕下的小村十分的静谧,帝丏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这几天发生的一切,一幕幕地在脑海里浮现。帝丏难以相信,这一切竟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就在这时,他的手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此物正是几位老祖留给自己的储物手镯,他将手镯放在手心,仔细地观察着。

     只见这个手镯灰扑扑的,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铸造而成,触手冰冷,整个手镯刻着一些繁杂而又有规律的符文,凝神望去,一股古朴的气息迎面而来。

     他记得四老祖曾说过,这枚手镯滴血认主之后,只要自己心念一动,就能自由在里面存取东西。

     于是他试着将自己的神识渗透到手镯里面,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大,足有三四栋楼房那么大,里面放着很多东西,有灵光闪闪的高阶灵药,这些灵药被一种不知名的透明薄膜装着,历经悠久岁月,还栩栩如生。

     灵药旁边是几副铠甲和魔法长袍,同样是被透明薄膜装好,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

     帝丏撇了撇嘴,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估计是难得的宝贝,但对装备意识十分淡漠的帝丏来说,还不如给他一堆肉干来得重要。

     帝丏正准备把神识收回来,一尊古朴的药鼎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一尊三足双耳的大鼎,呈扁圆形,通体漆黑,不知道用什么器材打造而成,显得十分古朴厚重,帝丏的用神识去试探鼎内的东西,突然古鼎表面一阵青光闪动,帝丏脑海顿时轰地一声,一阵剧痛传来,仿佛有某种神秘力量撕扯着帝丏的神识。

     帝丏的神识慌忙退出古典,待剧痛稍缓,便继续探视手镯里面的空间。

     在灵药堆中,四长老送给自己的黑色阔剑安静地躺在地上,剑身下面压着厚厚的一堆奇怪的兽皮书,只留一角露在外面。

     帝丏心念一动,那叠兽皮书便出现在手上,这兽皮书不知道是用什么妖兽的皮做成,摸上去有一点粗糙,而且上面有一阵微弱流光滑过,应该是对兽皮起到保护作用。

     帝丏向封面瞧去,只见上面写着“炼丹心得”几个大字,右下角署名为:“丹莫罗·艾斯特勒”。

     帝丏好奇地打开书页,只见上面用微小的字写着一些炼制丹药的方法和步骤,旁边还有一些介绍药材原料的插图。

     “原来是本炼丹的书啊,不知道丹莫罗·艾斯特勒是谁啊,既然能够写出炼丹心得,想来也是个厉害的人物”

     帝丏随便看几页,里面全是介绍炼丹的方法和步骤,自己现在连上面的药材都认不全,更别说学习炼丹了,撇了撇嘴,帝丏将书放回手镯中,然后继续用神识在里面查探起来。

     手镯可以说是一个移动的仓库,里面不仅有灵药、装备、大鼎,和兽皮书,甚至还有一些帝丏用的衣物和肉干,想来是几位老祖为帝丏逃路用而准备的。

     最后帝丏还在手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几本功法秘籍,一本是哈利曾经教过他几招的《破天决》,这是一本拳法,招式刚劲有力,威武霸绝,帝丏只学了一招“战神之锤”,而且只是招式,就让附近的妖兽吃尽了苦头,如今完整的秘籍在手,只要自己勤加努力,定能让自己的实力上一个新的台阶。

     历经灭村夺宝之痛,帝丏知道光靠肉体的强大和蛮力,那样只能欺负一些弱小的妖兽,倘若再遇到像白羽冥雀等强手,自己只能束手就缚。

     还有一本秘籍叫《炎龙决》,应该是一本火系法术书,估计二长老击败冥雀用的那招火龙术,就是来源于这本秘籍。

     其他还有几本法术书和心法,其中一本名叫:《地之力》的秘籍引起了帝丏的兴趣,曾经在他的能量本源世界中,那道神秘的声音说他的力量来自大地,想来这本书跟跟自己很契合,于是他饶有兴趣地将书召了出来,躺在床上仔细地看了起来。

     不出帝丏所料,这本《地之力》果然是一本土系法术书。

     打开第一页,只见上面写着:“昔日混沌分离,清气上升变为天,浊气下沉即为地,故天地本为一体,是万物生长之根本。吾长年于地底修炼,历经数年,遂感应大地之力,记之,以赐后来者。”

     接下来是介绍怎样去感应大地之力的方法,以及一些简单的土系法术咒语,比如“土盾术”“石肤术”等低阶法术,当然这些对帝丏没有多大的意义,倒是前面介绍怎样感应大地之力的方法和口诀,引起了帝丏浓浓的兴趣。

     帝丏把秘籍凑到枯黄的油灯下,仔细的看了起来,将感应大地之力的方法和口诀,牢牢地记在心中,然后吹灭油灯,偷偷地溜出了院子,随即展开《鬼影魔踪》身法,向禁忌之森奔去。

     过了一会儿,帝丏来到小村外一座小山上,寻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先平心静气,摒除心中的杂念后,盘腿坐下,双掌朝下,按在大地上,口中低吟着口诀。

     刚开始没有一点反应,帝丏正纳闷呢,难道是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意识世界里的那神秘老者不是说自己的力量来自大地吗?按道理来说,自己是大地的亲儿子才对啊。

     突然,地下传来一阵隆隆的声音,恰如万马奔腾,随即而来的是一阵轻微的振动,这时候地面上泛起微弱的土黄色光芒,从地面不断涌出,向帝丏的双掌涌去。

     帝丏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随即立刻收敛心神,顺着土芒色的光芒向体内窥探,只见这股土黄色的光芒直奔自己的小腹下面的下丹田而去,帝丏的神识好奇地跟了上去,但此时丹田外面好像有股神秘的力量,阻拦自己的神识窥探里面,帝丏无奈,只好收回神识,把注意力放到从大地召唤力量上面来。

     其实帝丏不知道的是,当大地之力涌入丹田后过后,而此时帝丏的丹田内,两片巨大的白色蛋壳虚影,正飞速的旋转着,上面天然形成的符文,正不停地蠕动着吸收外部涌入力量,同时布满裂痕的蛋壳,也在慢慢地修复着,原本游荡在蛋壳附近的土黄色光粒,也正有序地涌进蛋壳内。

     “呼”

     过了大约四五个时辰,帝丏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喘着粗气,一张玉脸憋成了绛紫色,显然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于是他长出了一口气,将手掌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