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小镇盛会
    帝丏好奇地用手沾了几粒晶状颗粒,放到眼前仔细地观察,只见这些颗粒呈不规则的形状,在月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这是何物,难道是从我体内排出来的杂质?这也太离谱了吧!”帝丏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呜呜呜”就在这时,巴布的低鸣声传来,帝丏定睛一看,只见巴布正用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上的黄色晶体,嘴里哈喇子流了一地。

     帝丏心里一阵恶寒,这条破狗不会这东西当成美味了吧!

     帝丏试探性地把手伸到巴布跟前。

     巴布立刻欢天喜地地用舌头把帝丏手上的晶体舔入口中,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帝丏手指。

     帝丏一阵巨汗,一脚踢开巴布,后退几步。

     看着巴布那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帝丏慌忙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将身上的黄色晶体尽数擦得干干净净,扔在旁边的草地上,然后抱着膀子,跑到一旁。

     巴布立刻上前,吧唧吧唧地舔食着上面的晶体,不停摇摆着尾巴,看起来它的心情很不错。

     此时此景,看得帝丏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哪里还有半点心思继续修炼下去,他从手镯里拿出一套干净的兽皮衣服,几下就穿在身上,展开《鬼影魔踪》身法,飞似的向巴特家奔去。

     第二天,帝丏刚躺下不久,睡得正香,就又被巴特公鸭般的叫声吵醒,他心里那个气啊,感情这胖子还跟自己耗上了,于是帝丏气鼓鼓地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在料理巴特一顿。

     巴特一见帝丏阴沉着脸,从屋里出来,心道遭了,这下又惹小怪物不高兴了,于是脸上立刻堆满笑容,小步跑了过来,帮帝丏理了理衣服,道:“小怪物,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帝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别神神叼叼的,有什么屁尽管放。”

     巴特像泄了气的皮球,悻悻地道:“你这人真没劲,本来我想让你高兴一下,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帝丏抬起一脚,踹在巴特的屁股上,口里怒道:“死胖子,你皮又痒痒了是不是?”

     巴特哭丧着脸,讪道:“好啦好啦,我这就说还不行吗?今天可是塔伦米格镇大喜的日子,你可得赶紧收拾一下,咱们早点出发。”

     帝丏抬手止住巴特:“打住,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喜日子,你得跟小爷整明白了,知道了不?”

     巴特的小眼睛四处看了看,确定院子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凑到帝丏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今天是塔伦米格镇三年一度的“祈安节”,今天一大早,爷爷奶奶就带着蒂娜赶过去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开始了。”

     帝丏一听,顿时两眼发光,口中大叫道:“那还墨迹什么,咱们赶紧赶过去。”

     巴特鄙视地上下打量了帝丏一眼,“我说小怪物,你是真不把你那张破脸当回事了,自己去打盆水瞧瞧,都脏成什么样了。”

     随即鼻子朝帝丏身上嗅了嗅,撇着嘴问道:“你一个爷们儿,不会跟小娘们儿一样涂脂抹粉吧,身上怎么还有股香?。”

     帝丏心虚地朝身上看了一下,确定身上没有昨晚那种黄色晶状物之后,瞪了巴特一眼,转身到堂屋洗漱去了。

     不大一会儿,帝丏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和巴特火急火燎地向小镇赶去。

     塔伦米格小镇坐落在卡达里村的西北部,这是一个西域中世纪风格的传统小镇,镇上的建筑风格跟卡达里村一样,只是要豪华得多。

     帝丏两人急匆匆赶到镇上,看着眼前的场景,帝丏的玉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

     此时小镇西北面的巨大广场上人头攒动,一阵阵声浪扑面而来,村民们从小镇周边不断涌来,身着节日盛装,携带家眷,来参加者难得的盛世节日。

     这才是人类该过的日子嘛。

     巴特不屑地看着眼前这个土鳖一样的少年,心中暗道:“这家伙从他的实力来看,应该来自东部大族,因为只有那些大家族才能培养出如此强大的少年,可从他的表现来看,又像来自山野村夫,当真是奇怪得紧。”

     两人各怀心思在广场边上的一张石椅上坐了下,静静地看着广场上的人群,等待节日的正式开始。

     ......

     直到正午时分,一个碘着大肚子的锦衣老者,在一大群衣着华丽的贵族和富商的簇拥下,慢腾腾地朝广场走来。

     “亨里克镇长来了!”

     人群一阵躁动,分成两两排,主动地给亨里克一行人让出一条路来。

     亨里克满脸堆笑,不停朝四方挥着手,一步一顿地穿过人群,走到广场中央凸起的石台上,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祈安节”开幕致词。

     直到帝丏听得昏昏欲睡,亨里克镇长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他的长篇大论,随后他突然提高声音宣布道:“我宣布:塔伦米格镇三年一度的‘祈安节’,现在正式开始。”说完在一群贵族和富商的簇拥下,扬长而去。

     “啊,好啊好啊,舞会开始啰!”

     在一群小孩的欢呼声中,盛大节日才算真正开始。

     人群像煮沸了的开水,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手拉着手,欢歌载舞,热闹非凡。

     帝丏站在广场边,举目四望,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文明社会就是不一样啊,一场欢愉的盛会,就让人们抛开隔阂,把一群毫不相识的人群紧紧地凝结在一起,通过肢体语言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就在人们忘情地欢庆的时候,天空中一黄一黑的两道身影从远方顷刻而至。待双方来到广场上空,那个黑影原来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老者,只见一双枯槁的双手上黑雾缭绕,一双绿幽幽的双眼,在黑雾中时隐时现。

     他目光扫过下面广场上的人群,突然驻足在空中,转过头去,冷冰冰地说道:“戴克,你们神圣教廷不是自诩是天下苍生的庇护者吗?,那我看看你现在怎么阻止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