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客栈风云
    三人盲目地走在街上,看着两边琳琅满目的商铺,心里惊羡不已,随即一想到自己那干瘪的钱袋,三人只能眼巴巴地饱下眼福。

     突然,街边一家丹药铺引起了帝丏的注意,只见这家店铺的装潢明显比周围的其他商铺大气得多,而且人流量也比其他地方要多得多,有很多武者自觉地排着队,等待进入里面购买丹药,这和其他商铺门前乱糟糟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来图尼斯郡毗连禁忌森林,每天到山中去做任务和猎杀猎物的佣兵多不胜数,这些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佣兵,既要正面和魔兽战斗,又要堤防同行背后捅刀子,所以战斗异常频繁。再加上森林中毒物数量巨大,瘴气绕林,每个进山的武者都要带大量的药物和解毒丹,方能让自己的生命有一定的保障。

     所以图尼斯城大凡有名气的丹药铺,都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平常武者只能买到一普通的药物,而那些疗效稍微好一点的的丹药,几乎都被大型佣兵团或者贵族世家预定,可谓一丹难求,就算是普通的药物,武者都得通宵达旦地排队购买。

     帝丏看到眼前火热的场景,摸了摸隐入衣袖下的手镯,心里想到,看来得找时间,好好地研究一下手镯里面的那本丹莫罗的炼丹心得了,学成之后,空闲的时候练几粒丹药换点金币使用。

     几人边走边看,穿过了数条街道,最后在热心人的指引下,方才来到欧迪克学院正门。

     只见一大片依山而建的灰白建筑,矗立在图尼斯城的东南边,气势宏大的校门正上方,挂着一块镶金大匾,上面写着欧迪克学院五个烫金大字。

     此时学院冷清清的,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进出,帝丏看到门楼里有一胖一瘦两个门卫在值班,于是将行李交给蒂娜兄妹,一路小跑来到门口窗口边,奶声奶气地问道:“两个大哥,请问欧迪克学院招新开始了吗?”

     瘦个门卫冷冷地看了一眼帝丏,指着对面说道:“自己去那边看,什么时候开始招新,以及相关的事宜那边都有提示。”

     帝丏跟两人道过谢,跑到瘦个门卫所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一块漆黑的木板上面,写着欧迪克招新的时间,以及应试者必备的条件等。

     帝丏一看离招新时间还有一天,于是带着蒂娜兄妹街上找个落脚的地方,由于最近来图尼斯城应考的新生比较多,图尼斯城大大小小的客栈里都是人满为患,而且价格很高。

     三人摸了摸自己干瘪的钱包,只好继续在街上瞎逛。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来到一处偏僻的图尼斯城贫民区,住在这里的居民,要么就是在一些小作坊里打工的工人,要么就是做些小本经营求生的小贩,所以这里的环境条件恶劣,行人十分稀少。

     三人一兽沿着凹凸不平的泥石路走了一会,看见路边有一间名为“四方友”的小客栈,帝丏心中一阵暗喜,三人的盘缠所剩无几,要不是从狂风佣兵队那里缴获一些细软之物,三人身上的钱币早就告罄了。

     此时一见这间简陋的客栈,三人连忙赶了过去。

     “四方友”客栈在图尼斯城只能算是最低端的投足之所,平常只有那些落魄的佣兵和走脚商人来这里投宿,生意不说十分惨淡,但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赚不了大钱。

     最近欧迪克学院招新的日子临近,这间客栈也跟着沾了光,此时里面人声鼎沸,高朋满座。

     一见帝丏三人的到来,客栈的伙计立马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几位客官,你们是住店还是打尖?”

     帝丏十分满意着伙计的态度,自己一行人来到图尼斯城后,没少受到白眼和呵斥,何曾有人这般客气,于是心中对这家客栈的评价高了许多。

     于是笑嘻嘻地回道:“我们住店,给我们来两间最便宜的房间,能住人就好。”

     伙计笑道:“好嘞,几位客官随我来。”

     三人一兽随着伙计来到大堂,只见里面吃饭的人大多都是穿着破旧的穷人,只有少数衣着华丽的人,满脸傲色地围着木桌就餐,不时对伙计抱怨这抱怨那,而伙计唯唯诺诺地不停地陪着小心。

     三人一兽花了几十个铜币,开了两间客房,帝丏和巴特扛着行李,上了二楼,只留下蒂娜和巴布在一楼大堂里。

     放好行李,帝丏和巴特二人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哭泣,两人心中一紧,慌忙来到大堂。

     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锦衣丝履的少年正指着蒂娜,口沫横飞地呵斥着坐倒在地的蒂娜,满脸惊恐地看着那个小胖子,巴布则躺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下面,不知道生死。

     帝丏心中火起,几个箭步蹿到帝娜的身边,伸手将蒂娜扶了起来,查看了一番,见蒂娜没事,于是转过身来,冷冷地问道:“阁下这是何意?”

     小胖子旁边一个同样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向前走了一步,将小胖子护到身后,眼睛上下打量了帝丏一番,嘴角微微翘起,懒洋洋地说道:“我儿费奇只是想和这个小女娃交个朋友,没想到这个小女娃不但不领情,还纵容那条土狗攻击费奇,阁下来得正好,请你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帝丏回头看了一眼蒂娜和巴布,冷笑着回道:“阁下真是霸道啊,欺负一个弱小的女孩不说。还动手打伤了巴布,还要我给你们一个交代,莫非阁下认为我等年幼好欺么?”

     中年男子浑然不在意冷哼道:“我儿看上那个村姑,这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谁知她如此不知好歹,拂了我儿的面子,倘若不是近来有要事在身,此事决计不会如此罢休。”

     这时那名叫费奇的小胖子转头对中年男子说道:“爹地,何须跟这等贱民多言,何不出手将他们击杀,留下那个女孩作我的贴身丫鬟。”

     中年华服男子溺爱地摸了摸费奇的头,口中说道:“儿啊,欧迪克学院招新在即,此时绝不能节外生枝,断送了你大好前程,这事我们暂时先缓一缓,等你考进学院后,我们在作计较。”

     中年男子说完,长袖衣甩,带着费奇回到了客房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