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巴布进化
    三天后,在离卡达里几百里远的一条官道上,两男一女三沿着官道,向图尼城方向慢慢悠悠地前行。

     两个男孩身上背着两个的行李包,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而少女则走在两人的前面,蹦蹦跳跳地追逐着路边的蝴蝶,微风吹来,衣袂飘飘,煞是好看。

     “胖子,你说的那个欧迪克学院真有这么厉害?”

     一路上,莫雷一路吹嘘欧迪克学院有多么的强大,只差把欧迪克学院捧得天上没有,地上仅此一间,特别是把欧迪克学院的院长,吹得跟个圣级强者似的,那叫一出手就天崩地裂,河山尽毁啊。

     帝丏听得兴起,西域真是强者如云啊,一个小小的图尼斯郡的一个初级学院的院长就这么逆天,那整个汉斯王朝的强者得有多少啊!!

     莫雷心虚地看了一眼帝丏,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也许吧。”

     帝丏鄙视地看着胖子,感情这一路上说的话都是他自己瞎编的,搞得自己心里激动了半天,这个死胖子吹起牛来一套一套的,自己差点就被他绕进去了。

     这时蒂娜突然一蹦一跳地跑到两人跟前,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道:“小哥哥,我总觉得我们好像遗忘了什么?”

     帝丏转了转眼珠,挠着脑袋,喃喃地道:“对啊,我也一直有这种感觉啊,只是一时想不起到底遗忘了什么东西。”

     莫雷闻言猛地一怔,突然一拍双手,转身就往来路跑去。

     帝丏两人被莫雷的叫声吓了一跳,等他们反应过来,胖子已经跑出去好远了。

     “胖子,你去哪里?”

     帝丏立刻赶上胖子,拉着他的手。

     莫雷一个踉跄,由于惯性原因,向前扑去,帝丏身子向前一倾,一把拉住莫雷的领子,莫雷才稳住身体。

     “巴布,我们把巴布给忘记了啊!!!”

     帝丏闻言一愣,对呀!从那晚巴布进食黄色晶颗粒之后,自己就一直没看到它的身影,难道是出了意外?

     想毕,他转头问莫雷:“你最近看到过巴布吗?”

     莫雷摇了摇头,哭丧着脸说道:“现在想起来,已经好久没看到巴布了,最近只顾忙着给爷爷奶奶办丧事,倒把它给忘记了。”

     “估计是巴布独自进山捕猎去了,放心吧!胖子,巴布会没事的”

     帝丏安慰着胖子,自己心里却一阵不安和愧疚,那天晚上自己率先回去,以为巴布自己会回家,现在仔细一想,巴布好像从那天晚上起,就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了。

     就在帝丏三人焦急无比的时候,在离卡达里村不远的一处山洞里,一条小牛犊般大小浑身乌黑的猎犬,正安静地躺在地上,身上乌光流转,散发出威人的气势。

     这条黑色的猎犬便是巴布,巴布本来是一条普通的猎狗,一直替莫雷一家看家护院,直到那晚帝丏出去修炼,它也跟了上去,后来见帝丏身上排出散发淡淡清香的晶状颗粒,出于兽类本能,直觉告诉它晶状颗粒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于是舔食了帝丏指尖上的晶体,并在帝丏走后,巴布把粘在衣物上的黄色晶状颗粒全舔食干净。

     后来它察觉到体内异动,隐隐有突破的迹象,于是便寻了这个隐秘的洞穴,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不料这一睡就睡了半个多月,然而在巴布沉睡过去后,它的身体便渐渐地开始蜕变。

     此时巴布身体足有两米左右,一身黑色的绒毛变得跟钢针一样坚硬,幽黑发光,四条健壮的腿上,一副副油黑发亮的爪子,像铜打铁铸一般,摄人心魂。

     帝丏为大地所育,长期在无形中被大地之心分泌的大地灵液淬炼,本身就相当于一件灵宝,就算是他身体里排除来的杂质,对于其他低阶生物来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巴布机缘巧合,舔食了帝丏排除体外的杂质,从而改变了它的体质。

     “巴布,你在哪里?”

     突然一阵熟悉的呼声传来,巴布从沉睡中悠悠醒转,歪着头静静地倾听,当牠确定那是主人的熟悉呼声后,立刻爬起身来,双腿往后一蹬,身子便像离弦的箭一样,向洞外疾射而去。

     原来帝丏等人发现将巴布这条忠犬遗留过后,三人把行李藏好后,原路返回卡达里村,到家后发现巴布依然没回来,心里有鬼的帝丏,建议到附近找找,于是他把二人带到那天晚上练功的地方,大声帝呼喊着巴布的名字。

     就在他们的心渐渐沉下去的时候,突然从对面山腰冲出一条黑影,向三人疾笨而来。

     “注意,有魔兽袭来了。”

     莫雷心里一阵紧张,从他记事起,卡达里村附近就很少有人发现有魔兽的存在了,平时都是一些普通的野兽出来祸害庄稼,经过村里世代猎人的不断捕杀,最近几年很难觅到普通野兽的踪影,怎么偏偏今天就出现一头魔兽啊,最近的点子真是背到姥姥家了。

     莫雷见对面冲来一条魔兽身影,化成一道乌光向三人袭来,心里不由紧张地提醒帝丏二人。

     “你们快到我身后去。”

     帝丏几步冲到莫雷二人身前站定,死死地盯着迎面扑来的黑影,摆好迎战的准备。

     “嘭”

     帝丏刚站好,狼形黑影已然扑到,巨大的冲撞力,使帝丏倒退了两三步。

     而巴布此时更不好受,它感觉自己就像撞在一根铁柱上一样,撞得自己头冒金花,剧痛欲裂,一下就被撞到十米开外,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巴布又向帝丏几人跑去。

     帝丏战意沸腾,自从来到西域后,他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于是他举着拳头,正准备扑上去的时候,对面狼形魔兽却摇头晃脑地跑到自己的跟前,伸出黏糊糊的舌头往自己身上舔了过来。

     “.......”

     突然的变故让帝丏一下懵逼了,莫雷和蒂娜的下巴更是掉落了一地,这什么情况?

     “巴布?”

     率先反应过来的帝丏试着叫了一声。

     “呜呜呜”

     狼形魔兽人性化地点了一下头,随后没脸没皮地就要往帝丏身上凑。

     “滚”

     帝丏见巴布又要把它那湿漉漉的舌头伸过来,一脚就把巴布踹飞几米远。

     “呜呜呜”

     巴布满眼委屈地看着帝丏,它不明白自己客气的跟眼前的小主人打招呼,为何小主人还有踹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