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客栈风云(二)
    帝丏站在原地,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任由费奇父子离去。

     这时莫雷跑了过来,将蒂娜楼在怀里,不解地问道:“小怪物,那费奇父子如此嚣张,你为何不出手教训他们一顿,就这样任他们离去?”

     帝丏拍了拍莫雷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此仇必报,但不是此时。”

     说完转身抱起巴布,走上楼去。

     莫雷是懂非懂地点了一下头,扶着帝娜,跟了上去。

     待几人走后,客栈里顿时议论四起,纷纷谴责费奇父子嚣张跋扈,目中无人,随即又对帝丏小小的年纪就如此沉得住气,表示十分的欣赏和敬佩。

     安置好巴布,帝丏三人才来到大堂,点了一些便宜的吃食,将就填饱肚子。

     这时,一个满脸虬须的壮汉走了过来,坐到帝丏的桌上,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眉头微微一皱,旋即转头招来客栈伙计,瓮声瓮气地说道:“把你们客栈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今天我要和这几个小友尽兴地吃一顿。”

     随后又转头对帝丏说道:“小兄弟好样的,年纪轻轻心智如此沉稳,长得必成大器。”

     顿了一顿,随即又说道:“老哥不请自来,你们不会介意吧?”

     帝丏虽然心下疑惑,但他还是连忙站起身来,笑吟吟地说道:“难得老哥看得起在下,小弟欢迎都来不及,怎会介意呢。”

     虬须壮汉哈哈大笑道:“我叫鲁比克,是血狼佣兵团的小队长,今天在这里欲和几位小友交个朋友,几位意下如何?”

     “我叫帝丏,这两位是我的兄长莫雷和妹妹蒂娜,承蒙老哥不弃,能和大哥结成好友,是我等的福气。”

     帝丏见鲁比克如此豪爽,顿时一扫心中的阴霾,笑着对鲁比克介绍道。

     鲁比克笑着点了点头,将挂在腰间的一对板斧解了下来,放到身旁的椅子上,这才重新坐下。

     这时客栈伙计将吃食端了上来,鲁比克对几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率先吃了起来。

     帝丏几人本就肚中饥饿,见鲁比克为人直爽,当下也不客气,纷纷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鲁比克见景,哈哈一笑,拿起酒壶大喝了一口,把酒壶往帝丏面前一推,笑道:“小兄弟,来一口。”

     帝丏一愣,自己从来没有沾过酒水,但此时也不能坏了鲁比克的兴致,于是端起酒壶,猛地灌了一口。

     “噗”

     刚喝到嘴里,帝丏只觉得一股辛辣味直钻喉头,舌苔火辣辣的,十分难受,慌忙把嘴里的酒水吐了出来,转过头去咳嗽了一阵,吐着舌头,不停用小手扇着。

     不少客栈里用餐的人善意地笑了起来,莫雷见帝丏吃瘪,顿时没心没肺地一边笑着一边起哄,就连蒂娜都把头埋到桌子下面,用手捂住小嘴,吃吃地笑着。

     鲁比克一双蒲扇般的大手在帝丏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口里说道“你这家伙,不会喝酒还猛灌,这下呛着了吧。”说完夹起一块大肉,送到帝丏的嘴里。

     帝丏狠狠地瞪了正咧嘴大笑的莫雷,慌忙端起汤碗,一边喝一边说道:“咿呀,这酒还咬人啊,现在我的舌头都还像火烧一样。”

     帝丏刚说完,周围又响起了一阵笑声。

     鲁比克端起酒壶,咕咚咕咚地猛灌了一气,一边喝还一边朝帝丏挤眉弄眼。

     喝罢咂了咂嘴,嘿嘿地笑道:“小兄弟,酒是粮**啊,是个好东西,你长大就会明白的。”

     帝丏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心里想道:“还好东西呢,不但火辣辣的,还十分难喝。”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附和道:“老哥说得对,是帝丏没福气消受。”

     鲁比克吃了一口大块牛肉,用手抹了抹嘴,小声问道:“若是老哥我猜得没错,三位小友是来参加欧迪克学院招新考核的吧?”

     帝丏点了点头,答道:“小弟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能考进欧迪克学院学习本领,但不知考核内容难是不难。”

     鲁比克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道:“欧迪克学院是附近这几个郡最出名的学府,每年招新都吸引大批人来参加,竞争十分激烈,而欧迪克学院招生门槛非常高,能够考进欧迪克学院的,基本上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

     帝丏三人闻言,不由得拉长了脸,

     鲁比克做了十多年的佣兵,能做到佣兵小队长这个位置,怎能没有一点眼力,一看三人的脸色,心里顿时明白三人心中所虑,于是他开口说道:“小兄弟,你等也不要妄自菲薄,就算今年不能通过考核,明年再来也不迟,反正你等年纪尚小,也不怕再等一年。”

     帝丏笑道:“多谢老哥提点,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鲁比克见三人心中有事,于是慌忙招呼三人吃喝,一顿饭就在帝丏三人忐忑不安中结束。

     临走时,鲁比克热情地邀请三人到血狼佣兵队驻地去做客,但帝丏三人还要准备考核事宜,所以婉言拒绝了鲁比克的邀请。

     鲁比克也明白三人的处境,于是又给三人打打气,告别众人,回驻地去了。

     告别鲁比克,帝丏三人给巴布带了一些肉食,心事重重地回道房间,这时巴布已经缓过劲来,颤巍巍地向帝丏跑了过来,帝丏将肉食用伙计送来的铁盆盛好,这才走到床沿上坐了下来。

     三人各怀心思,静静地坐在房中,房内的气氛十分压抑,连空气都能拧出水一样。

     过里了一会儿,帝丏率先打破沉默,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莫雷兄妹,一见二人的脸像个苦瓜一样,于是苦笑着说道:“鲁比克大哥说得对,年轻就是我们的本钱,就算今年咱们过不了关,但我们明年还可以再参加,明年不行,那么后年再来。”

     莫雷叹了一口气,转身从行李包里拿出一个小布袋,打开袋子,里面放着几枚银币,他将银币塞到帝丏的手中,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这是我平常采药积攒下来的老婆本,后天你和娜娜去参加考核,要用到钱的地方很多,把这钱带在身上,以备急用。”

     帝丏疑惑的问道:“我说胖子,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莫雷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的处境我自己清楚,去了也是徒增悲伤,你和娜娜一定要加油哦。”说完还晃了晃肉乎乎的拳头。

     帝丏点了点头,眼中透出坚定,他将银币塞回莫雷的手中,吩咐道:“胖子,有些事我也不强求你,但后天考核,咱们一起去,如果你不参加测试,在一旁给我们压压阵也好嘛,有你在一旁压阵,我们心里也多了一份底气不是吗?”

     莫雷闻言,朗笑了一声,大声说道:“好,我一定会去的。”

     说完将银币放回怀里,翻身上床,睡了过去。

     帝丏看着莫雷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天大的事也毫不影响他的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