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痛失亲人
    说完双手一振,双袖中涌出滚滚黑雾,变成一条拖着长尾的巨型骷髅头,向广场袭来。

     这时广场上的人群才知道大难临头,恐惧地大叫着,向四处奔去。

     然而后面那道金色的光影却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一群贱民而已,本座怎会浪费神力来拯救这些可怜虫。”

     说完身形化成一道金光,向黑影追去去。

     黑影哈哈哈大笑道:“看来神圣教廷都是一帮虚伪的家伙。”

     说完转身便逃。

     看着呼啸而来的巨型骷髅头,帝丏一把拉起哆哆嗦嗦个不停的莫雷,展开《鬼影迷踪》身法,几个纵跃,就跑出了广场,一脚把莫雷踹进一石屋里,然后关紧木门,然后转身就往广场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巨型骷髅头电光火石之间,就狠狠地撞到广场中央,随即黑雾瞬间扩散,笼罩整个广场。

     帝丏身在广场边缘,看着黑雾中那些接二连三倒下的身影,心里一阵阵刺痛,刚才还是一片欢声笑语广场,转眼间就变成了人间炼狱。

     帝丏全身发出一阵淡淡的土黄色的光芒,抵御着黑雾的侵蚀,不过此刻帝丏没有注意道这些,他的心中一股怒火冲天而起,原本黑油油的双目变得赤红,拳头捏得紧紧的,脸上一条流动着黄光的血管暴出,他仰头看着远去的天空一黄一白的身影,牙缝里冷冷地挤出几个字:“戴克?神圣教廷么?”

     本来他还想说点什么,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实力,顿时焉了下来,慌忙广场中跑去。

     只见广场中央,一个小屋般大小的土坑赫然在目,坑里坑外,全是残躯断肢,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呛人肺腑。

     帝丏穿过土坑,仔细地寻找帝爷爷奶奶和蒂娜三人的身影,看着广场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帝丏的心情十分沉重。

     他将广场上的尸首一具一具地翻过来,仔细地辨认,此刻他的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他想尽快找到蒂娜三人,另一方面他又害怕见到三具冷冰冰的尸体。

     几乎将整个广场上的尸首都看了一遍,他并没有发现蒂娜三人的尸首,帝丏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到广场边缘的地方寻找起来。

     经过两个多时辰的寻找,帝丏终于在广场旁边一个小土包后面发现了三人的身影,严格来说是两个人才对,因为蒂娜的身影被压在两位老人的下面。

     帝丏连忙跑过去,将两位老人翻了过来,只见两人脸色灰白,双唇酱紫,已然气绝而亡。

     强忍者心中的悲痛,帝丏颤抖着把蒂娜的身体翻了过来,右手伸到她的鼻子下面试探,见蒂娜鼻子还有微弱的气息,帝丏连忙一把抱起住蒂娜,把她平放在地上,从手镯里拿出一株火红色的灵药,也不管有没有毒,放到手里揉碎后,就塞入蒂娜的口中。

     蒂娜本能地咽下灵药粉,过了一会儿,只见蒂娜身上泛起一阵火红色的光芒,而她的鼻息也渐渐地加重,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看来蒙对了,帝丏一阵后怕地想到,看着有所好转的蒂娜,他心里也渐渐好受一些,不过一想到把自己视如己出的老莫雷夫妇,他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莫雷听到一声巨响后,外面变得一片寂静,于是从门缝里看了出去,见外面没有一个人走动,也没敢立刻走出石屋。

     直到又过了半个时辰,他见外面还是没有响动之后,才亦步亦趋地从石屋出来,他看到满地的尸体,胃里一阵翻腾,哇地一声吐了起来。

     吐了一会,感觉好胃里好多了,他慌忙寻找帝丏的身影,他知道今天如果不是帝丏,自己就会跟地广场上的人一样,变成一具具冰冷冷的尸体。

     “小怪物,你别吓我啊!!”

     看到广场上没有一个活物,他的心如坠冰窟,不由边哭边喊道。

     帝丏听到莫雷的呼喊,心中不由得一暖,虽然这个胖子平时有些不靠谱,但对自己的还真是没话说。

     于是他站起身来,红着眼招呼胖子过来。

     胖子见帝丏没事,心中一喜,屁颠屁颠地超帝丏跑了过去,不过当他看到躺在帝丏身边的三道身影,脑海里轰的一声巨响,整个顿时委顿在地,绝望地大哭起来。

     帝丏看到莫雷的样子,心里也十分的难过,但他知道此时不是哀伤的时候,于是走过去,拍着莫雷的肩膀,率先抱起蒂娜的身子,往小镇上走去。

     将蒂娜安置在一家小镇居民的家中,帝丏返回广场,和莫雷两人把两位老人的尸身扛回卡达里村,进行简单的奠祭过后,埋在小木屋后面的小山上。

     帝丏两人在家披麻戴孝地守了三天的孝,然后两人赶到镇上,付了屋主两株天罗星,把蒂娜接了回来。

     夜晚,小屋内,蒂娜的房中,帝丏悄悄地从手镯中拿出高阶灵药,揉碎后胡乱地塞入蒂娜的口中,过了一会儿,蒂娜的身上又泛起了火红的光芒。

     要知道高阶灵药的药性很强烈,一般人直接服用的话,会因为吸收不了高阶灵药猛烈的药性,轻者落个受伤,重者甚至会爆体而亡。

     而帝丏不知道的是他喂给蒂娜的高阶灵药,名为“焰心草”,是炼制火系丹药“火神丹”的一味主药,幸亏蒂娜是天生的纯火属性体质,被帝丏误打误撞地激活了体内的沉睡的火属性能量,不仅慢慢地治愈了蒂娜的身体,而且无形中壮大了蒂娜的火属性能量。

     蒂娜这一躺就躺了半个多月,直到第十八天才悠悠转醒,估计是因为连续吸收焰心草药力的缘故,她的眼珠由水蓝色变成火红色,咋一看,仿佛两朵火焰在眼睛里跳动。

     蒂娜醒来发现帝丏守在床边,虚弱地问道:“小哥哥,爷爷奶奶呢?”

     帝丏一愣,这种情况他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如实地告诉了帝娜。

     那天晚上,蒂娜抽抽噎噎地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莫雷早早起床,做好三人的早餐后,呆坐在桌前,看着门外的青山出神,直到帝丏两人洗漱完毕后,他才无精打采地为两人切黑面包。

     帝丏入座后,看了兄妹两人一眼,拿了一片面包,边吃边问道:“你们两人今后有什么打算?”

     莫雷垂头丧气地答道:“还能干什么?继续采药呗,蒂娜还指望我抚养成人呢。”

     “那你呢,娜娜?”

     帝丏转个头去问蒂娜。

     蒂娜红着眼睛,没了爷爷奶奶,她便没了主心骨,所以她也不知道继续来该怎么走,茫然地摇了摇头。

     帝丏把面包片放回木盘里,站起身来,指着后面的小山说道:“胖子,你难道不想为爷爷奶奶报仇?”

     莫雷木讷地答道:“报仇,用什么报仇,你自己也看到了,那可是会飞的强者,最起码也是魔导师以上的水平,你让我怎么去报仇。”

     帝丏一把拉住莫雷的衣领,大声说道:“听着莫雷,收起你的懦弱,你要坚强起来知道吗?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之所以你觉得你不能给爷爷奶奶报仇,那是你还没把自己的理想上升到那种高度。”

     莫雷瞪着帝丏,恼怒地吼道:“你以为我不想报仇吗?你以为我天生就是软骨头吗?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让娜娜怎么办?我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

     帝丏待自己的心情平复后,温和地对胖子说道:“胖子你错了,娜娜还有我,我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但你要相信,只要我们敢于去拼去闯,付出努力后,必定会有收获,你要相信我知道吗?”

     胖子见帝丏这样一说,心里一阵感动,用手拍了拍帝丏的后背,满怀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小怪物,我只是...只是心里太难受了。”

     “这个我知道,胖子,我已经是两次失去亲人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们,所以我们都要变强。”

     莫雷兄妹闻言,心里一动,他们可从来没有听帝丏抱怨过,从帝丏闯入他们的生活以来,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一付吊儿郎当的样子。

     但莫雷明白,帝丏不愿意提起往事,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所以他也不打算继续追问此事,只是没想到,这个平常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小怪物,身上背负着自己不敢想象的担子。

     “小怪物,你自己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寻求提升自己实力的途径。”

     帝丏坚定的脸色一本正经地对兄妹两人说道:“现在我们不单纯是为自己而活,以前也许是,但今后一定不是。爷爷奶奶的仇,就由我们兄妹三人去报,不管道路有多么艰辛,敌人有多么强大,都不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

     帝丏说完,深处右手,期望地看着莫雷兄妹两人。

     莫雷兄妹两人手慢慢地握紧,眼神渐渐变得坚定,仇恨能使一个人变得坚强,变得无所畏惧,他们伸出右手,紧紧地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