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帝丏发威
    眼前这几个人本来也是混迹于图尼斯城的一个小佣兵小队,名字叫“狂风佣兵队”,别看这名字听起来牛气冲天,实际上他们之中实力最高的当属为首那个独眼大汉,名叫罗克斯,是武者八阶高手,平日里在图尼斯城佣兵工会接点简单的任务,或者组队猎杀低阶魔兽,收集一些皮毛,或者采点药草,到图尼斯城换点生活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这次“狂风佣兵队”本来准备去猎杀一阶魔兽“嗜血蝙蝠”,替雇主收集肉翼和脚爪。

     嗜血蝙蝠是一种昼伏夜出的魔兽,身体如小猫般大小,属群居动物,生性凶猛,很难对付,只有白天寻到它们的栖身处,用皮鼓扰之,方好击杀。

     “狂风佣兵”今天运气不错,上午在禁忌森林边缘的一个山洞了,发现了一群嗜血蝙蝠,狂风佣兵小队不费吃灰之力就全歼了猎物。

     收拾好任务物品,几人心情愉快地往回赶,走了没多久就遇上了帝丏几人,于是躲在路边草丛,准备做一次无本买卖。

     待帝丏几人走近,一看是几个小孩,心下不由失望,不过看到帝丏和蒂娜两人面容姣好,于是起来贩卖之心。

     帝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眼神却越来越冰冷,尤其是看到蒂娜那付楚楚可怜的样子,帝丏的的心如刀绞,他的黑幽幽的眼珠中,两朵火焰越来越炙热。

     “大哥,你看那个黑发少年还在傻笑,看来是被吓成了傻子。”

     “萝卜头,你快点去看看那小子尿裤子了没有,哈哈哈”

     狂风佣兵队几个成员肆无忌惮地取笑着几人,平时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害怕一不小心就成了别人刀下亡魂,今天总算是感受到了掌握别人生死的快感,怎么会放过让哥几个愉悦的机会?

     募地,一股尘烟腾起,将帝丏整个人笼罩在路面,随后一阵风扑面而来,罗克斯心里一凛,本能反转刀背,向上一撩。

     “当”的一声,一个硬物击在了钝剑之上,罗克斯感觉虎口一麻,钝剑险些脱手,于是感觉用双手紧握剑柄,护在胸前。

     突然后面破空声响起,罗克斯钝剑反向一劈,接着又是“当”的一声,虎口一阵剧痛,钝剑脱手掉在地上。

     罗克斯心下大骇,一股寒气直逼心底,他知道彭到了硬点子,随即一个横移,欲跳出战场,却不料那股劲风如影随形,缠上了自己。

     佣兵队其他几人看到队长跟一条黑影缠斗,很快落下下风,心里也是震惊无比,随即反应过来,纷纷举起手中的兵器,向黑影攻去。

     帝丏展开“鬼影魔踪”身法,跟独眼壮汉缠斗,有心试探一下武者的实力,所以并不急于击杀对手,几个回合之后,帝丏心里不由得失望,心道原来武者阶段的强者,还不如二阶妖兽实力强大,此时又见其他劫匪攻来,当下也不保留实力,心念一转,运起内功心法,全身上下透出淡淡的黄色光晕,双拳不断挥出,和几个劫匪斗在一起。

     狂风佣兵队几人越战越心惊,对方实力强大不说,肉体堪比金铁所铸,坚硬无比,几人武器劈在黑影身上,火花迸射,对方却毫发无伤。

     而黑影出拳虽然毫无章法,却胜在速度极快,而且只攻不守,几个回合下来,狂风佣兵队身上尽皆挂彩,几人心里焦躁无比,萌生了退意。

     帝丏斗得正起劲,丝毫没有察觉对手心态的变化,只见他出拳如电,拳随影动,忽东忽西。

     忽然一声惨叫声响起,众人心中一凉,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壮汉胸口破了一个大洞,鲜红的鲜血如柱,从伤口中涌出。

     壮汉两脚不停地蹬着地面,双手捂住胸口,身子挺了两挺,随后气绝而亡。

     众人见景,顿时亡魂大冒,其中有一个留着一条大辫子的壮汉,转身就逃,几个呼吸间便奔出去几十米。

     帝丏见对方有人逃命,身形一动跟了上去,右拳狠狠地击向对方背心。

     “噗”

     只见大辫子壮汉身形向炮弹一样向前飞去,重重地摔到地面,背部一条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窟窿中,露出里面森森的白骨,口中喷出打量的内脏碎末。

     余下几人此时斗志全无,也不敢逃跑,双脚像是被钉在地面上,绝望地看着全身笼罩在黄芒之中的身影。

     “扑通”

     罗克斯双脚一软,跪倒在地,接着又是几声扑通声响,狂风佣兵队余下几人全部跪倒在地,满眼惊悚地看着渐渐从黄芒中显现的身影。

     当看清对手的真面目后,罗克斯几人当即石化,那个被他们视如土鸡瓦狗的黑发少年,便是那个让自己几人感到绝望的那个黑色身影。

     只见黑发少年满面笑容,缓缓地走向地上几人,在他如玉般晶莹的手上,沾满了血液和肉沫,此时一双黑油油的眼睛,在烈日的照射下,闪出幽光。

     帝丏来到罗克斯跟前,用手拍了拍他的两腮,笑嘻嘻地问道:“啊哟,大叔,刚才那份气势在哪里去了?小爷好怕怕,哪个大侠快来救救我吧。”

     “小哥饶命啊,我等被猪油蒙蔽了心,做出如此下作之事,还望小哥高贵手,我等以后再也不敢了。”

     罗克斯完全奔溃了,他觉得眼前小男孩微笑的面庞,比九幽之魔都还要恐惧,于是不住地磕起头来,不停地求饶道。

     帝丏脸上笑容不减,只是眼里杀意更浓,毫不犹豫伸出右脚,嘭地一声,踢爆了罗克斯的脑袋,口中冷冷地道:“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尔等打家劫舍的臭虫了。”

     说完人影晃动,将余下几人屠戮殆尽。

     看着一地的红白之物,莫雷兄妹两人只差没把苦胆呕出,娘希比的,这凶残的孩子还是那个没心没肺,嬉皮笑脸的帝丏。

     特别是蒂娜一见帝丏的眼光移到自己的身上,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哆哆嗦嗦地说道:“你......你别过来。”

     莫雷委顿在地,双目无神地看着前面的战场,此刻他的心里十分复杂,如果帝丏不出手杀掉对手,自己三人下场肯定悲惨,但此时看到那些生气全无的冷冰冰的尸体,心中有又感到十分不忍,特别是看到帝丏杀人时那种嗜血的眼神,让他心中一阵不安。